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记个梗】

被诬陷叛变的小将军九龄被人押解回来,太子九龙麻木的攥着鞭子一下一下抽在他身上,血肉横飞。

『你是太子的人,太子要想自保,必须和你撇清关系。』

疼啊……

钻心的疼。

你眼里的失望比打在身上的鞭子更疼。

张九龄忽然笑了,鞭子失了准头啪的一下甩在脸上,鲜血顺着脸颊淌下来,像是一行血泪。

“微臣知罪。”

“但求速死。”




王九龙这个太子做的并不牢靠。

他太善良,也太优柔寡断

张九龄是他的伴读,为着了他远赴边疆从了军。

“我会是你的将军。”

“我会保护你的。”

杨九郎始终记得那年王九龙入军营时,张九龄打马从几百里外的驿站飞奔回来,满头大汗,风尘仆仆,那个身着华服的皇子只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他奔过来,然后张开手臂用力的抱住了他。

他始终记得两个人脸上毫无挂碍的笑,是久别重逢的欣喜,又糅进了太多说不出的思念。

“你小子背着我偷吃什么了,长这么高。”

“没了你和我抢饭吃,自然是长高了。”

“滚你的吧。”

“仲元……”

“我的小将军啊……”


后来其他皇子的党羽合谋陷害张九龄,伪造的证据确凿天衣无缝。

任他怎么辩驳都只能背了这个锅。

他们想借此机会把张九龄除掉,夺了王九龙的兵权。

但没想到张九龄不但认了这口锅还把手里所有的兵权都给了自己的兄弟,让他来揭发手刃自己。

还泼了其他皇子一身的脏水。

“张九龄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杨九郎死死的攥着牢房的栏杆。

“他值得你豁出性命去护着他吗?他不问青红皂白的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他妈的就是个——”

“九郎,够了。”

“他会是个好皇帝的。”

张九龄摩挲着手里的半块玉佩,眼神里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情和释然。

“我信他。”



“太子殿下,别那么天真。”

“这世上哪有一成不变的真心。”



初见面时

王九龙还是个顶不受宠的皇子,被兄弟们摁在地上打,白净的小脸上都是灰尘和眼泪,眼神却是倔强的。

张九龄只觉得有趣。

他为救他打了贵妃的儿子,被罚了二十板子关在柴房里闭门思过。

王九龙踩着凳子扒着窗户来看他,一个不稳当从窗户里掉了下来摔在草垛上。

“你个傻子,现在好了你也出不去了。”

王九龙红着脸吭哧了半天从怀里掏出一包压扁了的糕点和一瓶伤药。

“我怕你饿……”

“谢谢你救我。”



“哭什么。”

“我就是去从个军你哭的跟奔丧似的——”

“不许哭。”

“我会活着的,我会带着战功风风光光的回来。”




“殿下,张仲元,只陪你到这儿了。”

“大楠,别看。”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