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龄龙】白羊仙人和他的小黑羊

#第一个真的太可爱了啊啊啊,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龄龙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日份沙雕小段子

在广袤的德云大草原上,住着一群快乐的小绵羊,它们每天都在草地上奔跑玩耍,吃最香甜的青草喝最纯净的露水。

只有在可怕的大雨来临的时候,它们才会惊慌的四下逃窜,那些找不到地方避雨的小羊就会被暴雨淋湿,皮毛吸饱了水分变得沉重无比,只能无助的躺在草地上,挣扎着使不上力气。

传说中会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白羊仙人从天上落下来,温柔的把倒在地上的小羊扶起来,帮它们摇一摇,抖掉身上的水。

张九龄是羊群中唯一一只小黑羊,是头羊从泉水边上捡到的,在一众雪白的小羊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它并不甚在意,每天照旧散散步吃吃草,从山坡上头冲下来滚进羊群里,把其他小羊惊的四散奔逃。

它对于白羊仙人的传说总是不相信的,每次都对那些希望遇见仙人的小白羊们嗤之以鼻。

仙人又不是闲人,哪那么闲得慌。

又是一年的雨季,大雨如期而至。张九龄照旧跟着羊群一块往树林里跑,可是跑着跑着就觉得身上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好像那雨就追着它下似的,终于在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之后它啪叽一下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蹬蹬腿,起不来。

再努力蹬蹬腿,还是起不来。

张九龄冲着脑袋上的乌云吐了吐口水,闭上眼睛躺在草地上等太阳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开始渐渐放晴,淡金色的阳光洒在它身上,暖融融的,一双温柔的手把它扶了起来,抖掉了它身上的水。

“可爱的小黑羊,你被雨淋湿了吗?”

白羊仙人果然白的反光,虽然张九龄并不想承认他长得确实很好看。张九龄用力抖了抖湿漉漉的毛发白了那人一眼。

“难道不是你追着我下的雨吗?”

白羊仙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站起身。

“如果你下次遇到什么困难,你可以呼唤我。”

“我叫王九龙。”

张九龄的内心特别希望这个闲的没事干的仙人可以离它远一点。

等回到羊群中间,它发现其他小羊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它。

看啥看,没见过小黑羊咋的。

它的小弟樊霄堂终于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的提醒它。

“老大,你脑袋顶上长了一撮白毛……”

张九龄对着泉水看着自己脑门顶上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撮白毛在内心骂了一串童话故事里不让说的脏话。

后来每次下雨张九龄都毫无例外的会被淋湿,倒在草地上气呼呼的瞪着那个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货,被迫听他讲故事。

像是羊驼仙人辞职不干了跟河马精跑了或者神兽麒麟看上隔壁大陆上的熊猫仙人之类的故事。

神啊,劈死这个欺负小动物的玩意儿吧。

扣他工资也行啊。

你个变态你不要碰我不要撸我的毛——

后来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小黑羊正普普通通的在山坡上吃着草,天上忽然就掉下一道雷把它劈中了,它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晕过去了,嘴里的青草都没来得及咽下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

大骗子,说好的来救我呢。

再睁开眼睛,就是王九龙那张白的反光的俊脸,黑黝黝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露出一口闪亮亮的白牙,吓得他一巴掌糊在了那人脸上。

“卧槽你吓死爸爸了——”

等会儿……巴掌。

张九龄看看自己的手,嗯,手,五个手指头那种,然后他又摸了摸身子,没有毛,也没有尾巴。

就,还是黑。

“我跟神商量让你当我的助手啦。“那人一副得意的样子笑的开心。“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陪我玩啦!”

张九龄默默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决定干点童话故事里不让干的血腥暴力的事情。

做仙人其实也很寂寞,永恒的岁月里看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看日月更替,看沧海桑田。

他忽然也有点理解王九龙为什么会无聊到去草地上欺负小羊。

好在,两个人的日子,总归不会太无聊不是吗?

小黑羊张九龄今天也过着普通又快乐的日子。


【良梅】醉

#这是一篇邪教,不喜误入,不喜勿喷

#车轮子预警,酒醉预警,ooc预警

#还有这是一篇生贺 ,祝亲爱的@小先生的话筒儿🎤 生日快乐

希望你快乐,不只生日快乐(。・ω・。)ノ♡

【车轮子在这里】

【良堂】超自然生物饲养手册

#听名字就是个沙雕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元节到了让我们喜庆一下【bushi】
#大概会有后续



2018年8月25日,农历七月十五,天气晴,月亮贼大。


周九良蹲在地上眼巴巴的望着脑袋顶上那个又大又圆还冒着点红光的月亮,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黄鹤楼思考深刻的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又一阵的阴风和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类似于狼嚎似的动静,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偶尔还有乌鸦嘎嘎的从脑袋顶上飞过去,草丛里悉悉索索的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湿漉漉的凉气儿顺着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周九良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手又搓了搓脸,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被秦霄贤那个王八蛋拉出来参加什么鬼节探险活动的。


他这两天通宵准备着补考,好容易考完了刚准备好好睡一觉就被秦霄贤硬拉起来拽到后山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参加什么操蛋的探险活动。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好像是被秦霄贤和梅九亮那俩混蛋一左一右的架上山的。


行,今年秋季运动会男子五千米有人了。


小周班长掏出了他记仇的小本本。


周九良把烟别在耳朵上拍拍裤子上的灰,看了看手机所剩无几的电量再次把秦霄贤的祖宗十九代问候了遍,顺着小道往学校的方向走。


他们学校是个报考志愿书上都不好找的野……啊呸非著名三本,校址选在郊外,对,就是那种后头是荒山前头是苞米地买个生活用品都要坐城乡公交的传说中的屯儿里的学校。


学校美其名曰培养学生艰苦朴素乐观向上的精神。


周九良只有一个凸想送给脑子进水的校长。


比起这些……


周九良停了脚步,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土包上坐着的身穿粉色的大褂的男人,那人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笑着冲他招手。


“大爷来玩啊~”


周九良觉得自己可能是困傻了,强作镇定的从兜里掏出耳机插上,循环播放《好运来》


”小先生你看我一眼嘛……”


孟鹤堂的声音有点幽怨,直接在他脑袋里响起。


周九良拔腿就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在第十三次路过孟鹤堂时候周九良终于放弃了,一个屁股坐在地上满头大汗的不停的喘着气,孟鹤堂笑眯眯的蹲在他面前,半透明的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跑啥,我又不能吃了你。”


周九良被那冰凉的触感冻得一个哆嗦,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诶诶诶你别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醒醒啊我一个人害怕啊喂”


“嘎——”


周九良恍惚间听到了一声好像刹车似的动静,幽幽的睁开眼睛发现那个粉衣服的鬼正一手遮着脸哭的比他还惨。


“你别吓我我一个人怕黑。”


一个鬼你怕个捷豹黑——


周九良把这句吐槽咽回去决定伺机逃跑。


“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你不能丢下我一个鬼啊你不厚道你没有良心啊……”


孟鹤堂抱住周九良的大腿真.鬼哭狼嚎。


“是你把我叫醒的你不能始乱终弃——”


“您到底要干什么啊……”周九良濒临崩溃“我回去给您超度烧纸打个板儿供上成不成。”


“不成不成你不能把我一个鬼扔在这儿。”


孟鹤堂一副赖定他的样子整个鬼扑在他身上,冰的他寒毛一根一根的往起立。


“你要对我负责,完成我的心愿。”


“您拿我当阿拉灯神丁啊……”


“那就这么说定啦~”孟鹤堂一脸兴奋的单方面拍板决定”你先把我挖出来吧。“


“挖挖挖挖啥???”周九良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子“刨别人坟是要遭报应的吧”


“没事我原谅你了~”


“那我也不能用手……”旁边的大树上啪嚓折了一根树叉掉在他的脚边。


“……“周九良认命的捡起树枝去戳那个小土包,本以为会看见什么不和谐的东西结果只挖出一个尘封的紫砂壶,灰扑扑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你放心啦,我不会害你的。”孟鹤堂给了周九良一个温柔的笑“咱俩有缘分,合该你帮我这个忙。”


“……什么忙?”


“送我回家。”


周九良没来得及问别的,左手食指的指尖蓦的一痛,全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耳边嗡鸣着恍惚间瞥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我叫孟鹤堂。”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鬼故事了呢……

#令人头秃

【堂良】花间一壶茶abo

#之前的大逃猜活动文

#非典型abo 不好次

#虽然写的不太满意但还是放出来吧都是自己家孩子不能偏心【bushi 】

【戳这里上自行车🚲】

【一个低调的点梗】

『人生而混沌,堕于尘世,不辩清明』

因为三次的许多事,很久都没写东西了,许久都没更新

大概是所谓的,不在状态吧

截稿线逼出来的都是些勉强及格的东西

虽然学识浅薄文笔有限,但总希望写出来的东西能带给大家欢乐和感动吧

毕竟我是个,短小甜文写手来的

注意,是文短小,不是我(*・_・)ノ⌒*

我不短【喂】

感谢所有关注我的小天使们吧,我也爱你们,你们都是上天派下来温暖人间的小天使

希望你们和我,和所有德云女孩一样

和角儿们一样

天天开心,好好生活❤


今天的阿年也有好好活着哈哈哈哈哈哈哈

点梗大概是有生之年系列,我慢慢的还吧

还是爱你们~



【——————放个大概过年才会更的小预告吧,零散的小段子——————】


【堂良】年

#这才几月我就想着过年真是瞎了心


Part 1 穿越梗

周九良跟着孟鹤堂回东北玩

在树林子里走丢了

和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墓碑面面相觑

好容易走出了林子在冰面上看到人,然后啪叽一下摔倒了

摔回了20年前

遇见了10岁的孟鹤堂

小孟孟表示:我就放个鞭炮咋崩出个人??!!?

孟妈:你这死孩崽子一天天招猫逗狗的也就算了咋还捡个人回来???

小孟:放炮崩出来的啊……

大个儿,我带你溜冰切啊

不去。

大个儿,我带你放鞭炮切啊

不去。

大个儿,我请你吃烤苞米啊

不……也行。


Part 2 关于睡觉

宫寒小先生在哈尔滨的农村裹成球

在炕上瑟瑟发抖

出去上厕所整个人冻得冰凉的孟鹤堂往周九良被子里钻,周九良一边嫌弃你他妈洗手了吗一边还是实诚的搂住了他

周:咱俩睡一炕你爸妈同意了吗

孟:那不废话吗……你不和我睡一炕你和我爸睡啊

周:我和你干妈睡

孟:去你的吧……让你给我量活了……

周:孟哥。

孟:……嗯?

周:新年快乐。


Part 3 年节日常

俩人蹲苞米地边上啃苞米

堂主给九良表演打出溜滑

然后摔了

最后还是九良给背回去的

周:三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稳重点!

孟:我不是你的宝宝了吗?

周:再恶心我我把你撇下去

孟:东北话学这么快的吗?


Part 4 关于鞭炮和熊孩子

一群熊孩子拿摔炮扔九良

然后被周宝宝追着扔回去(*・_・)ノ⌒*

记仇max

裹得严严实实的九良无法发出他标志性的嫌弃白眼

孟:25的人了能不能稳重点

周:送你一个字儿……滚

PS 农村的话

有个很有趣的辈分梗

你可能有很大年纪的

哥哥姐姐

或者很小年纪的叔叔阿姨

孟:那啥……你刚打哭那个是我四舅老爷……

周:……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Part 5 除夕

万家灯火, 你我不过其间平凡一二。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侧脸,电视机放着并不好笑十年如一日的春晚。

也不是多喜欢,只是习惯。

也许是所谓的仪式感吧,他想。

在贫乏的生活里,匆忙的年月里,总要有一些人事提醒着你,推搡着你走向未知的明天。

然后守在那里,仿佛从来都没有变过。

『醒醒九良……敲钟了』

周九良迷迷糊糊的枕在孟鹤堂肩上,鼻音里哼哼了两声,额头上带着低烧未褪的温度

『tuang  tuang 』

『睡傻了吧你……』

孟鹤堂在周九良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今天也好好加油?』

『嗯……』

发烧的性感老艺术家总是格外的奶。

“大逃猜”发文时间顺序及注意事项

odk

花生豆本豆:

ok


山岐千岁:



@钾鸽鸽   12号凌晨00:00




@澍(shu)苗   12号凌晨1:00




@三狗03   12号凌晨2:00




@Анна暗中观察   12号凌晨3:00




@安九舟舟舟舟舟er   12号凌晨4:00




@德艺双亏的太太   12号凌晨5:00




@弦子瑾   12号6:00




@暗空晴宇夜   12号7:00




@九二   12号8:00




@磨刀霍霍。   12号9:00




@六元的仙女   12号10:00




@阿年   12号11:00




@柠萌初上wwy   12号12:00




@花生豆本豆   12号13:00




@寒鱼一大饼   12号14:00




@这里有一只hen tai   12号15:00




@Holly   12号16:00




@睡到春天的丸子   12号17:00




@思君安然   12号18:00




@夏四五   12号19:00




@故醉宸凉。   12号20:00




@南邦   12号21:00




@山岐千岁   12号22:00




@赵天涯   12号23:00




注意事项:24篇文一天之内发完,各位首页可能会很混乱,请大家注意↓↓↓↓↓
▲▲▲评论请在太太发的原文下评论,如钾鸽鸽推荐了山岐千岁的文,就去山岐千岁发的文下评论,不要去推荐的或转载的文下评论。
▲如果仍然觉得乱,可以直接搜索或订阅#万人同梗大会#tag观看评猜。
▲每一篇文下每个ID只可猜测一位太太(评论随意)




奖励:
△猜中最多的ID可获得任意点活动中一位太太文及我圈画手 @-竜喵閃爍- 配图一张的权利。
△钾钾特供大礼包辣条一箱 @钾鸽鸽




✨今晚12:00,敬请期待✨


死线是更文的动力,请你们鞭策我

试图搞事作死

山岐千岁:

写手内部活动第三波√

讨论如图所示↑  结果如下↓↓↓

主题:大逃猜

参与方式:
        参与活动的写手每人写一篇文,统一上交 @钾鸽鸽 后私聊钾老师随机获取一篇文发到乐乎,欢迎读者和其他写手竞猜原作者。

要求:
      1.主CP堂良,副CP不超过一对。
      2.题目自拟,文体不限,篇幅多多益善。
      3.以word文件形式发至钾老师处,文件名格式:题目+乐乎名称。

参与写手如下(排名不分先后):

@故醉宸凉。  @三狗03  @钾鸽鸽
@Анна暗中观察  @安九舟舟舟舟舟er 
@南邦  @山岐千岁  @寒鱼一大饼
@九二  @磨刀霍霍。 @夏四五
@德艺双亏的太太  @六元的仙女
@暗空晴宇夜  @柠萌初上wwy
@睡到春天的丸子  @花生豆本豆
@赵天涯  @阿年  @Holly
@弦子瑾  @思君安然
@澍(shu)苗  @这里有一只hen tai

特邀嘉宾 @深如井冰
 
竞猜奖品:
       评论里猜中最多的一个ID获得点任一作者写同人文一篇的权利。
 
竞猜要求:
       同一ID在同一篇文章下只能保留一个竞猜结果,违规将取消获得奖品的资格。
 
8月11日开始,每日一猜,敬请期待!
详情请订阅#万人同梗大会 tag.

(感谢24位太太大力支持,每日一文,朋友们,八月就过去了呀……一起享受看文的乐趣以及猜人的赤激吧(bushi
还有,你们不要忘了看明天的联文彩蛋啊

【堂良】(联文)同学,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下 6

本文主旨:瞎联硬接
上一棒: @三狗03  @棉花堂颸sī  @山岐千岁  @Анна暗中观察  @寒鱼一大饼

前文指路:【1】【2】【3】【4】【5】

PS :对,我就是那种放着时间不写文贴死线感受紧张刺激的写手哈哈哈哈哈哈哈请你们打死我

嗯,黑喂狗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

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忽然暴风雨?

两个人结结实实的吃了一通暴风雨之后,捧着湿淋淋的快递和被刮飞了伞骨的可怜巴巴的遮阳伞坐在南门附近的奶茶店里,看着对方湿漉漉的狼狈样子面面相觑。

“噗……“

先笑出声的是孟鹤堂,伸出手揪了两把周九良塌下去一半的小卷毛强忍着笑意拿纸巾给他擦着脸上的水。

"亲爱的你怕不是衰神转世,每次你不带伞出门都会遇上大到暴雨。"

"是啊,回回都让您赶上了,是不是您方的我?"

周九良把纸巾糊在孟鹤堂脸上,抖落着腿上的水从服务生那里接过菜单点了一杯热奶茶,对面那人把头发捋上去冲着服务生小姐姐眨巴着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笑的像个傻子。

“给我来一杯雪顶咖啡,多加冰谢谢。"

耍帅要看时候孟哥,你的牙缝里还卡着菜叶子。

周九良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决定不告诉这人服务生小姐姐在笑个啥。

奶茶店里的冷气给的足,浑身几乎淋透了的周九良给空调吹的一阵哆嗦,缩了缩身子吸溜着自个儿面前的热奶茶,眼巴巴的看着孟鹤堂拿勺子舀着冰淇淋往嘴里送,一点点白色的奶渍粘在他的嘴边,又被他用舌头舔了回去。

又冷又热真是个奇妙的感觉。

"你吃吗?“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渴望里又带点怨气的眼神挖了一勺冰淇淋给他,回应他的是一个压抑不住的喷嚏。

“周宝宝,你这身体不行啊——”

“滚蛋……”

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过一会儿天就晴了,太阳明晃晃的杵在那儿好像从来没下过班,地上干净的连个水渍都不剩,好像刚才的暴雨才是个错觉,如果不是手里破破烂烂的遮阳伞孟鹤堂都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穿越了,只有稍微凉快了一点的风和身上还带着点潮湿的衣服证明刚刚确实是下过雨。

咂摸着嘴里的冰块感叹着点也是忒寸。

回了寝室又是一身的汗,刚恢复工作的空调尽职尽责的吹着冷风,周九良在那头拆他的快递,孟鹤堂把汗湿的衣裳脱下来扔在篮子里决定先去洗个澡。

周九良拿了美工刀认认真真的把快递拆开,还好里面的东西店家给包的严实,整整齐齐的把那几本书码好放进书架,把玩着附赠的小书签等着孟鹤堂洗完。

“九良,过来帮我擦个背呗~”

孟鹤堂把湿漉漉的脑袋从浴室门里探出来,贱兮兮的笑着挥着手里的澡巾活像那啥里招揽那啥的那啥。

周九良在报考的时候首先考虑的不是学校排名和师资,而是寝室里有没有空调和独立卫浴。

身为一个正宗的南方人周九良觉得他离了什么都能活,除了空调。

当然,空调坏了这几天他觉得自己的生存能力还是挺不错的。

虽然躲过了令人尴尬的大澡堂,可是屋里四个人三个都是北方的,每当他们勾肩搭背的在浴室里打闹的时候周九良都想把自己锁死在隔间里假装人间蒸发,更别提孟鹤堂总是三番两次的想约他一起去泡澡。

男人的友情都是在泡澡池子里建立的——

那咱友尽吧孟哥。

孟鹤堂数次勾引无果之后也就再没提过这事,反正周九良已经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勉强答应了在寝室其他俩人不在的时候帮他擦背,从最开始像个被侮辱了的小媳妇似的红着脸随便帮他蹭两下就跑到现在的可以面无表情的搭着他的肩膀告诉他再乱动就给他踹出去。

"搓澡技术有进步啊……嘶……诶呦您轻点我闭嘴。"周九良隔着热腾腾的水汽拍了一把被自己蹭红了的皮肤继续着他的工作,从肩膀向下,顺着脊柱慢慢的蹭着,白皙的皮肤湿漉漉的红了一片,偏生手底下那人还一副舒服的不得了的样子。

他大概这辈子没法理解所谓搓澡的快乐了。

湿漉漉的,热腾腾的,带着水汽又温顺的孟鹤堂,温热的水流顺着他的脊背滑下去,在两个漂亮的腰窝上稍作停留再顺着白皙饱满的屁股淌下去顺着两条肌肉曲线漂亮的大腿砸在地上。

他觉得自己好像看馋了。

鬼使神差的,隔着澡巾戳了一下那处隐秘诱人的腰窝。

“别闹——”

孟鹤堂被戳的发痒,回过身来的时候碰歪了花洒,温热的水淋了那人一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蒸气的缘故,周九良的脸看着有些红,湿漉漉的眼睛目光灼灼的望着他,孟鹤堂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冲着他笑。

周九良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很可能会出点什么事,慌忙的往后退了一步正踩到孟鹤堂用完了的掉在地上的牙膏皮,重心不稳一个后仰就直挺挺的往下倒。

手边唯一能抓的就是孟鹤堂伸过来的手。

得,这下子俩人都湿透了。

孟鹤堂压在周九良身上,手底下是那人饱满结实的胸肌,也许是哪根筋搭错了,孟鹤堂低下头,在周九良湿漉漉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摔得七荤八素的周九良在那个吻落下来的时候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只觉得那人精致的五官在自己眼前放大,鼻翼间是那人常用的薄荷味洗发水的味道。

然后,落荒而逃。

隔壁寝室的秦霄贤被忽然窜进来的周九良吓得嗷一嗓子蹿到梅九亮身上,正在打游戏的梅九亮面无表情的把那货扒拉下来然后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嚎个屁——”

“刚……刚窜过去个啥?”

梅九亮抬眼看了一眼还在摇晃着的厕所门,然后听见砰一声,上锁的声音干净利落。

“周九良吧,大概。”




皮一下(丧尸梗):
“九良,蹲下——”
周九良本能的蹲了下去,身后的丧尸被秦霄贤一箭爆了头,还被拎着铁锹的梅九亮拍得彻底成了二维码。
“孟哥呢?”
“跟九龄他们一块呢——“
话音未落,走廊尽头传来王九龙的怒吼。
“张九龄你大爷——”




下一棒: @德艺双亏的太太 对不起希望您还爱我哈哈哈哈哈哈哈【撒腿就跑】

【祥林】记梗

秋水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和一个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同床共枕

穿越梗

少爷:你在想什么?

秋水:想一个十八岁的姑娘。

秋水:你呢?

少爷:想一个三十七岁的少年。

【良堂】痒

#字面意义上的痒
#脑洞来源于被蚊子咬的四处逃窜最后打地铺在桌子底下睡了一宿的我
#求求你们了不要咬我了QAQ
#小段子黑喂狗




夏天,除了蓝天白云冰啤烤串以及看不腻的长腿美女之外,还有万恶之源的……

蚊子。

孟鹤堂是个招蚊子的,什么花露水风油精电蚊香之类的通通都拯救不了他,他就算把自己裹上蚊帐第二天也会在各种神奇的地方多出几个包来。

周九良一边拿着止痒的药膏给他抹一边乐。

"活该,谁让您蹬被呢。"

"你他妈半夜把空调关了我能不蹬被吗???"

然后药膏抹着抹着就不知道抹到哪儿去了。

夏日的午后总是格外的适合干点什么。

热浪里翻滚着的情欲,烧灼的理智,闷热空气里湿漉漉的亲吻。

玻璃杯里晃荡着冰块的可乐和咸鲜的冰镇小龙虾。

"航航……你说蚊子为什么只咬我呢?"

周九良拨弄着孟鹤堂湿漉漉的头发没头没脑的接了一句。

"大概因为您是甜堂吧。"

正在舔冰淇淋的梅九亮蓦的地打了个喷嚏,喷了对面的秦霄贤一脸奶沫子。

夏天真是万恶之源。

晚上登台的时候又眼尖的观众瞧见了孟鹤堂脖子上的红印,一脸秒懂的哦了起来。

"你们看见什么了你们就哦……咳……这是蚊子咬的,不是你们想的……小草莓。"

"是,小草莓不是这个色儿。"

再睡觉的时候周九良把孟鹤堂往凉被里一裹搂在怀里,自己把胳膊腿都露外头。

"睡吧您,我勾引勾引它们,它们就不咬您了。"

"……让蚊子也给你种俩小草莓?"

"没事,我在您身上讨回来就行。"

第二天毫发无伤的的周九良看着嘴上被咬了个包的孟鹤堂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先生,我尽力了。"

"嘎——"

哭出刹车声。

"别笑……不许笑,严肃点,我这是舍己喂蚊子——"

"嗡……嗡……"

"噢噢噢哦哦!!!!"

被扇子敲了脑袋的周九良忽然觉得。

夏天其实也挺不错的。





世间多苦难,唯有孟鹤堂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