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回归】

你们的阿年回来了……虽然还是挂科了

要开始恢复更新慢慢复健了,毕竟生活那么苦只有德云社全社才是甜的

目前的坑有
1.良堂,学弟系列
2.全员向,欢天喜地五仙子
3.良堂,年下攻系列,学生x 老师or 父子向
4.良贤abo 香蕉牛奶
5.良堂贤 3p
6.点梗老炮x 小主播
7.辫儿带大小九郎系列  古/今

还有一些不知道能不能成的脑洞,也欢迎你们给我新梗

然后两三天一篇吧,求催更鞭策

不要大意请你们鞭策我

鞭策我不用留手

谢谢您嘞

【最想看哪个啊评论区和我说我先写啊(喂】

【堂良】谁说我们家小孩胖了

#一个在围观了小先生众多高萌名场面之后产生的丧良心的小段子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孟鹤堂睡周九良
#没有人性不接受反驳
#假车呜呜的开过

周九良最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

等孟鹤堂休假回来之后看着明显壮了一圈的小孩,微微皱了皱眉。

"九良啊……"

"吃火锅去吗~孟哥。"

于是他们拉上桌子底下的老秦一起去吃了火锅。

隔天又吃了自助。

大后天是烧烤……

周九良满怀殷切的给孟鹤堂点了二十串大腰子,孟鹤堂看着周九良亮期待的小眼神反射性的觉得腰疼。

当晚他就感觉到,周九良是真的胖了。

妈的差点把他扔地上。

下次再也不玩这种刺激的体位了。

孟鹤堂揉着自己酸疼的老腰和还在哆嗦的胳膊感叹岁月不饶人。

其实早些年周九良也胖,留着短短的寸头,脸上肉肉的,腼腆爱笑,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酒窝,身上软软凉凉的,枕起来非常舒服,偶尔抓一把能留下一片浅浅的印子,柔软又厚实。

当然,抓错地方很可能会被一脚踹下床。

早些年仗着自己年长有经验让小孩做了下位,后来等到周九良开了荤之后就看心情谁逮着谁来,但周九良很少要求上位孟鹤堂很欣慰的想小孩一定是在照顾他的腰伤和承受能力。

后来有次嘴欠问了一句,周九良当时正洗了澡趴在边上打游戏,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

"那多累啊~"

妈的他就是懒……

这天孟鹤堂和周九良委婉的表达了你该减肥了这个想法,然后直到下场周九良都没给他好脸色。

微博里都是性冷淡老艺术家最近越来越凶了。

后来趁着小先生换衣服的空档老秦悄悄地跟孟鹤堂透露说,周九良最近都在研究菜谱,经常带一些试做品给后台的师兄弟们吃,至于好不好吃先不论……

看着远处哆嗦了一下的九泰看来是一言难尽。

"我不是只会做葱油面。"

秦霄贤学着周九良的口气,孟鹤堂想想小孩的样子忽然就乐了。

"成,我知道了。"

"对……他还说要吃胖点压住台什么的。"

"您不在的时候见天拉我吃宵夜,给我都吃胖了两斤。"

"一喝多就拉着我哭,边哭边说想您。"

"璇儿哥你说啥……谁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什么你们忙"

老秦的求生欲让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消失了。

孟鹤堂搂着脸有些红的小孩吻上那双紧闭的嘴唇,慢慢的撬开它,厮磨着那片柔软,声音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台上的瞎话怎么当的真啊小先生……"

胖了的小先生,有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和柔软的嘴唇,汗液顺着白皙的脖颈淌下来,蹭过不那么明显的锁骨,饱满厚实的胸肌刚好合着掌心的弧度,柔软了许多的腰身随着动作起伏着,结实的双腿紧紧的卡在他的身侧,修长的手指紧攥着床单,软着嗓子喊他。

"先生……"

孟鹤堂摩挲着他柔软的耳垂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他的小先生一点都不胖。

只是肥美。

占tag致歉

如图,出本,价格QQ 私聊,走咸鱼
QQ 3257375675

嗯……我还是挂科了_(:_」∠)_

小梅:后来来了七队,我就遇见了孟哥,孟哥特别照顾我,有点像老秦,但老秦是大大咧咧的照顾,孟哥就特别体贴,有天晚上我甚至叫他甜堂【捂脸】

老秦: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开始的!!!

小梅:就……你三宝的时候啊

老秦:哪回!你告诉我哪回!

小梅:回回

【老秦绿绿只想摇头】

孟哥:这事儿和我一点关系没有啊,我解释一下,就是人家小梅生病了,我去照顾两天,咳【拉走小梅】

老秦:我媳妇跟人跑了……

观众:九良,九良,你去抢九良!!!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良贤修罗场吧




今天的七队也十分的和谐

【堂梅】过客

#一个梅梅单箭头堂主,堂辫儿少时相互喜欢但是走散了,后来结局良堂,九辫儿的BE 故事

#好了我知道我丧良心

#【顶锅谢罪】




题记:

——愿上天赐我半分像他,慰你一晌贪欢

梅九亮酒精过敏。

自从第一次和秦霄贤俩人翻墙出去偷喝酒把自己喝进医院之后他就再也不喝了。

毕竟浑身起红疹子躺在病床上又丑又喘不上气的真的很难受,还要被边上那个二傻子笑话真对得起师傅给的名字。

梅九亮,没酒量,一杯倒。

这个梗怕是这辈子过不去了。

后来每次跟人出去喝酒,他都是人群里捧着橙汁干嗨的那个,和小姑娘一个待遇。张九龄也不只一次跟人调侃说这货从小就跟个丫头似的,您各位看这个腿,这个腰——

"挑猪肉呢你——"梅九亮一脚把喝大了的张九龄踹到桌子底下,然后在王九龙动手之前躲到樊宵堂后头表演秒怂。

秦霄贤在旁边笑,然后把紫菜蛋花汤洒了自己一身。

"小梅,去了七队好好干啊,哥哥们等着你扬名立万请我们吃饭呢。"

"去你的吧——"梅九亮扛着喝成傻子的秦霄贤笑骂"你们俩都开专场了,可别搁这儿埋汰我了。"

"少和老秦学两句东北话吧——"

等把那群喝大了的主儿折腾回去之后,梅九亮靠在宿舍楼门口点了根烟,细长的烟在夜色里燃着了,余下忽明忽暗的光点,深深地一口吸进肺里,半仰着脖子吐出一口烟气儿来,留下丝丝缕缕的凉意。

"这么晚了跟这儿干嘛呢?"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梅九亮掐了烟回过身去看着孟鹤堂笑了笑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师哥。

"别这么叫,显得生分。"孟鹤堂随手揉了一把梅九亮的脑袋"我长你几岁你喊我一声孟哥吧……"看着那人恭谨的模样乐了"你是不是怕我,我长得有那么可怕吗?头阵子你们队长还跟我说你是队里最豁的出去的捧哏了,都舍不得给我。"

"孟哥您可别捧了……"梅九亮想起头两天的短裙黑丝臊的脸都红了,腼腆乖顺的和台上那副妖孽样子全然不同,也没带那些乱七八糟的饰物,干干净净的一个小孩。

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来,坐下陪孟哥聊聊天。"

孟鹤堂笑着坐在台阶上冲人招招手,梅九亮给孟鹤堂点了根烟,薄荷的气息夹着淡淡的烟草味儿混着人身上沐浴露的味道让人莫名的觉得安心,梅九亮撑着胳膊侧着头看他,听他念叨队里的琐事,一搭没一搭的接着下茬儿,直到周九良拉着行李箱从楼里出来,伸手掐了孟鹤堂的烟丢在一边。

"先生,地上凉。您腰不好别直接往地上坐。"

"行啦我知道了,小小年纪一副老先生的做派……"孟鹤堂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笑着把行李箱的拉杆扯在自己手里,隔着袖子握了一把周九良有些冰凉的手指"这次没有落下的东西了吧。"

"没了,咱回吧。"

梅九亮仰着头看那俩人,弯着眉眼没头没脑的接了句新婚快乐。

孟鹤堂愣了半晌一巴掌打在他的后脑勺上笑骂。

"鬼精灵的玩意儿。"

俩人公开的那天梅九亮及时的夹了个饺子塞进秦霄贤的嘴里以免他一嗓子嚎出来把房盖掀翻了,但他忘了边上还有俩破锣嗓子的烧饼和杨九郎。

大家都高兴,喝的也就多了些。只有对面那位传说中的小师哥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一杯一杯的自己灌着自己酒,杨九郎有心去劝,却被人一个眼神瞪了回来,只能讪讪的坐回去陪着人一起喝,孟鹤堂扶着喝多了的周九良去了隔壁的包间就再没回来,只留下一帮大老爷们笑的猥琐又淫荡。

还有就是,酒后,远离秦霄贤。

真他妈是奶球亲爹,逮谁啃谁。

酒过三巡,人也醉的七七八八,能走的都陆陆续续的回了,杨九郎老早就把自己陪躺下了,和秦霄贤俩人一个桌上一个桌下睡得正鼾,烧饼中途被一个电话叫走了,据说是曹鹤阳那头有事找他。

隔天结婚的人,能有什么事找他。

梅九亮喝了口橙汁,抬眼看着摇摇晃晃站起来找酒的小师哥,伸手扶了他一把。

"二爷,别喝了。"

"你谁……"

"梅九亮。"

"一杯倒?"

得,这坎儿过不去了。梅九亮把张云雷扶到厕所,眼瞧着他吐了个天昏地暗,头顶的黄毛抖动着,湿漉漉的乱成一团。梅九亮蹲下来给那人顺着气递了瓶水过去,张云雷抓着他的胳膊站起来,一个踉跄栽在他的身上,哑着嗓子说了句什么。

"小梅,我照顾他吧。"孟鹤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熟练的把人抱过去顺着气,刚刚还硬气的小师哥被三下两下收拾好了稳稳当当的挂在人的肩膀上,鼻音里哼哼着像是在撒娇。

"小哥哥……"

"在呢在呢……这是谁家喝多了的小妖精啊?"

"你往后还疼小妖精吗?"

梅九亮看着孟鹤堂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只一瞬就恢复如常,手掌柔柔的搭在那人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两下。

"当然啦……我永远都是你的小哥哥。"

梅九亮识趣的别过头去,点了根烟,抽不惯的黄鹤楼呛得他咳嗽了两声,隔着烟雾,然后假装看不见红了眼眶的孟鹤堂。

"小梅……你觉得我错了吗?"

"嗯?什么挫挫了吗?指甲吗?"

孟鹤堂被烟呛了一口笑着踹了他一脚"滚滚滚,就你一杯没喝把屋里那些都给我拾掇了。"

"得嘞您。"

后来,小师哥出了岔子,南京南站十米多高下去,九死一生。

大夫说那是奇迹。

"我要是能接,南京南站我就把你接住了。"

孟鹤堂说这句话的时候分明是笑着的,可梅九亮却始终记着知道信儿的那天晚上,孟鹤堂接了电话之后的那个表情。

像是一直坚守着的世界,在顷刻间崩塌了。

再后来小师哥和九郎大火了,俩人在观众的欢呼声中交换了戒指,望着彼此笑的温柔。

台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眼神骗不了人吧。

梅九亮站在上场门的地方看着台上的俩人,孟鹤堂正抢了周九良手里的小玩具,眼神里宠溺又无奈。

"周老师,别玩了……今天来的不是亲观众是吗?您给大家唱一个吧。"

"行啊,唱个东北小曲儿?"

台下的观众们叫的像过年。

梅九亮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俩人把事儿捅到师傅那儿去的时候师傅差点没当场活剐了杨九郎,后来虽说兜兜转转吃了点苦头,但总归圆满了结局。

师傅原话。

"小辫儿要是遭了一点委屈你就摘字儿吧杨淏翔——"

"没事,失业了爷包养你。"

这话是二爷的。

俩人的婚宴被一帮坏心眼的师兄弟弄得乌七八糟的,光洞房就闹了三回,烧饼把杨九郎从床底下提溜出来愤愤不平的摁着他的栗子毛。

"怎么就你小子这么好命——"

孟鹤堂久违的喝多了,赶巧了小先生中途有事先回去了,只留下孟鹤堂一个人坐的远远的,看着人群喧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漂亮又迷醉。

"孟哥,我扶你休息去吧。"

孟鹤堂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轻轻的嗯了一声,手臂摸索着环上着他的腰,嘴里念叨着一些有的没得,梅九亮只恍惚的听清了一句。

"磊磊……"

孟鹤堂吻他的时候他侧过头去躲了,温热的嘴唇落在耳钉上,冰凉又苦涩。孟鹤堂似乎有点委屈但又满足于身下那人的顺从,温热的手掌一寸一寸的抚过那人瘦弱的身体,感受着他的颤栗和抽泣。

"磊磊……"

温柔或粗暴,假意或真情。

都和他没关系吧……

梅九亮只觉得视线被什么东西模糊了,看不清也听不真切。

自己兴许是,酒精过敏吧。

梅九亮抱着熟睡的孟鹤堂,用手遮住他的眉眼,在手背上落下一个浅淡的吻。

"小哥哥,天亮了。"

孟鹤堂第二天醒的时候周九良正趴在床边上,卷卷的头发蹭在手上,柔软又令人安心,见他醒了,笑着递了杯水过去。

"我这就几个小时没看着您啊,您把自个儿喝成这样,小梅说昨儿半夜里您吐了两三回呢。"

周九良握着孟鹤堂的手笑了。

"您这岁数,可少折腾了吧。"

孟鹤堂揉着自己昏沉的脑袋坐起来,枕头边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扎着他的手,顺着枕头缝摸过去,捡起一只白曜石的耳钉来。

"怎么了先生?"

"没……"

孟鹤堂把耳钉攥在手心里,掌心疼的酸涩。

"喂孟哥……诶呦您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昨儿您吐了我一身我正洗澡呢"

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水声,掩盖住那人有些低的嗓音,依旧是调笑的口气。

"您喝多了哭的可丢人了,我昨儿算是见识了。

"小梅,你耳钉落下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是一阵丁零当啷的响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电话里传来一阵忙乱的脏话。

"操他的秦霄贤送我的架子一定是便宜货——"

"您扔了吧,改天再赔我副新的就成。"

那人的声音轻了许多带着惯有的笑意。

"孟哥,天亮了。"

立一个flag

如果这学期期末考试不挂科

我就开贾尼长篇

九辫儿堂良长篇

良梅邪教一篇,龙陶邪教一篇,朗龄邪教一篇

五篇车,内含良堂贤3p ,龙龄互攻,辫九,堂良,郎龄

联文写完,学弟系列截稿



只要及格,爆音爆照爆更都行(ಥ_ಥ)(ಥ_ಥ)(ಥ_ಥ)

祈求上苍,让我及格。

【良堂】一个脑洞

年长一点的受最糟心的事情是什么呢

不是你家小孩迟迟不能了解你的心意

而是好不容易把人骗上了床

你还得教他怎么艹你

想写师生AU,请你们拦住我。

期末复习,脑洞总是特别多_(:_」∠)_

【良堂良】关于戒指

#本打算写文的但是排练过程中出了点差错被骂的整个人都丧丧的

#所以就发个小段儿吧


“九良啊……”

孟鹤堂抽了口烟对着电话那头轻轻的喊了一声,没有回音只有颤抖着的呼吸声。

“我已经三十了……闹不动了。”

“吵归吵,总是要回家的。”

“你别怪孟哥……”

周九良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笑了,带着颤的奶音像个丢了玩具的孩子。

“先生,您记不记得我也送过您一个戒指”

“您说那天粉丝太多,下了场就丢了。”


那天周九良拉着孟鹤堂的手,从喧闹的人群里挣脱出来,一路跑着,跑到没人的地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都是亮晶晶的汗,脸微红着,胸膛剧烈的起伏只听得自己的心跳。夜风微凉,吹拂着两个人的身体,路灯把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两人相视一笑,竟平白多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感。

孟鹤堂弯着腰缓了许久忽然笑了。

“九良,你说……咱这是不是就算红了?”

周九良拉起孟鹤堂的手,看着他胳膊上的几道红印子皱起眉头轻轻的搓着,像个要不到糖的小孩。

“您能不能学会先保护您自己。”

“这不有你呢吗——”


“人那么多,我都能抓住您。”

“可我怎么还是把你丢了……”

电话那头传来嘭的一声闷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了墙上,寂静里掩着他看不到的血和泪。

孟鹤堂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九良……”

“咱们算了吧。”

“好。”


很多年后周九良也终于有了自己的新娘,新娘子有着一双温柔含情的眼睛,浅淡舒适的眉眼,笑起来很可爱。

会弹吉他,歌唱的也很好听,平时都很安静,喜欢侧着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周九良。

仿佛那就是她的整个世界。

小姑娘比周九良小了六岁,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小姑娘的父母死活都不同意。

只有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是奋不顾身的爱意。


孟鹤堂看着周九良,又看了看他身边笑的幸福的小新娘,亲手将戒指递给他们。

“祝你们幸福。”

“谢谢。”


他们像朋友一样拥抱,人声喧闹,主角却不是他们。


就到这了。

【期末复习请假】

从今天开始到7月12号我大概都不会有产出了吧因为要复习了。

挂科重修挺贵的。

一学分110呢【哭了】有那钱我去多少趟小园子啊。

所以就先跟大家道个歉。

也不是完全不写,万一受到什么刺激了呢【bushi】

欠的债太多了有生之年慢慢写吧就不罗列了。

假期的时候【贾尼】坑也会撒点土的。

良堂贤会有的

九辫也会有的

龄龙也会有的

联文也会有的

车车也会有的

不能说太具体不然我很可能就不写了。

一个写手在脑内脑完了全剧情就假装自己写完了_(:_」∠)_





最后谢谢所有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谢谢你们陪着我成长,我也要把最好的文字带给你们才是。

承蒙不弃【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