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全员向】请问你是红薯吗?

#梗来自一个,想吃红薯,结果脑子抽了,买了生的红薯的小傻蛋

#她正试图去烧烤摊让烧烤大叔帮她烤一下

#让我们铭记她智商离家出走的一天【啪啪啪鼓掌】

#沙雕小段子,勿上升,博君一笑


【贤梅Part】

梅九亮跟秦霄贤说想吃红薯。

Real耿直老秦二话不说的开着玛莎拉蒂去超市买了一大兜子红薯,每一个都倍儿漂亮,倍儿饱满,散发着新鲜干净的土地的芬芳【x】,一看就是拜托超市阿姨一个个给挑的。

梅九亮嘴角抽动了两下,把红薯和傻老秦一起关在了门外。

老秦惨兮兮的蹲在走廊里,抱着那一大袋红薯,满心都是: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买错了吗外面好冷梅梅你放我进去嘛。

也许只有门口摆摊卖烤红薯的大爷才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吧。

【堂良Part】

周宝宝拿着一袋子红薯去找他孟哥的时候,孟鹤堂正在后台接受媒体的拜访,他就搬了板凳坐在远处看着,撑着脑袋看着镜头前一脸认真又努力可爱的孟鹤堂。

为了生存不得不可爱的31岁的老男人【不是】

采访结束之后孟鹤堂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捡起椅背上的大衣把自己裹起来,满足的喝了口热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周九良。

“我的红薯呢?”

孟鹤堂冲着周九良伸出手,周九良的表情变得很奇怪但还是乖巧的从袋子里面掏出一个红薯放在孟鹤堂的手心上。

“孟哥你要生吃地瓜吗?”

难道不是你买的生地瓜吗???

后来他们吃了,蒸红薯,煮红薯,拔丝红薯,红薯饼和红薯丸子。

会做饭的男人,没在怕的。

【九辫儿】

杨九郎身经百战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金东】

李鹤东常常觉得,是不是身高和智商成反比。

而谢金觉得,火焰喷射器烤红薯是不是太奢侈了点。

【高栾】

栾云平觉得,烤紫薯的味道其实也还行。

好歹熟了。

【于进锅】

于谦拿着扇子慢悠悠的扇着炉子里的火,看着身边披着外套捧着地瓜看夕阳的郭德纲,秋日里不太温暖的阳光也被炉火熏得暖烘烘的,柔和了那人眼角不经意间爬上来的皱纹。

岁岁年年,一如往昔。

【桃林】

郭麒麟可怜巴巴的扒着阳台的门,看着师傅和爸爸在阳台上吃烤地瓜。

闻着好香,好甜,好馋。

他忽然有点恨张云雷把安迪抱走玩去了,他连怂恿安迪去要烤红薯的机会都没了。

手机忽然噔愣响了一声,他一着急差点没把阳台门砸了。

一点开微信,是陶阳。

『吃烧烤吗哥哥,我请。』

『不吃!我减肥。』

“烤红薯热量也不低啊?”陶阳笑着从后头搂住郭麒麟的脖子,热乎乎的气儿吹在他的耳朵后面。

“走啦,就当陪我?”

“阿陶你最近走路怎么都没个声——”

【玲珑】

有人会因为抢烤红薯而大打出手吗?

有。

后来他们一致决定,先打死录视频的张九南。

嗯,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暗空晴宇夜 另外宝贝,你可长点心吧~

【堂良/良堂】我有一朵小花花

#一个忽然更新的小段子
#我不管我就是要看头顶小发发的狗粮老师

在许多许多年以后,人类已经进化到可以用光合作用来维持生命了。在那场大浩劫之后所有新人类都在心底埋藏了一颗世界树的种子,它们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生长绽放,在头顶开出一朵漂亮的花来。

当然也有不是那么漂亮的,比如隔壁李鹤东同学脑袋顶上的食人花。

至于谢金同学脑袋顶上长了什么大家也不甚在意毕竟太高了看不见。

周九良坐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惆怅的捋了捋自己脑袋顶上的绿叶儿。

他是这条街唯一一个不开花的人类了。

也不是没有去医院瞧过,可是就连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叮嘱他多补充营养。

于是他很努力的补充营养,但除了以肉眼可见速度圆了起来之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惆怅,头秃,咔咔掉叶子。

离老远忽然窜出一朵骚情的百合,先是抢了他的咖啡就往嘴里送然后烫的直蹦高。

“秦小傻你干啥——”

周九良一脸嫌弃的递了张纸巾过去,看着他头顶的百合一摆一摆的心里充满了妒忌。

“我叫秦霄贤你个傻蛋儿。”

老秦把嘴一模拉着周九良就往外走。

“走,我带你看个好玩的~”

周九良被秦霄贤拽到街角的巷子里,发现人们正排着长长的队在一家占卜的摊位前等候,那位占卜师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淡金色的花纹翻卷着攀上衣袖,帽子遮住半边脸,看不太清神色,只唇边是温柔的笑意。

“听说这位占卜师可灵啦,你可以问问他你什么时候才能脑袋开花啊——”

周九良忽然想让这货的百合旁边再开点别的什么花。

轮到他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占卜师拉住他的手向身后的人鞠躬致歉,今天就暂时营业到这里,周九良就是最后一位顾客了。

“您好。”

占卜师的声音也是温柔的,似乎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

“请问您需要占卜些什么呢?”

“……那就占卜一下如果我要求你摘下帽子,你会不会同意吧。”

“我想面对这么坦诚的一位先生,我是乐意的。”

孟鹤堂抬手把帽子摘了下来,抬眼冲着周九良笑。

周九良忽然开始相信,这双眼睛真的可以看到星辰大海。

他忽然觉得脑袋顶上有什么东西麻麻的,鼻子也有点痒,狠狠地打了个喷嚏之后从头顶飘落下一小片蓝色的矢车菊花瓣来。

“我想,您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对吗?”

孟鹤堂捧着水晶球,给周九良看他现在的样子,绿油油的叶片上长出了一朵稚嫩的蓝色矢车菊。

矢车菊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

孟鹤堂头顶的紫色矢车菊轻轻晃动了两下。

我想你在等我,对吗?









【皮一下】授粉吗,少年【不】

我……我想写饼堂。

【堂良】柚子

#忽然更新的日常

2018/10/08   星期一   多云  9~21℃

对于相声演员周九良来说,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没活儿的下午。

沙发上,北京瘫。

遂被冻醒——

周九良努力挣了挣他并不能睁开的小眼睛摸了半天的空调遥控器,默默地开了制暖裹着他的小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

孟鹤堂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行李和走之前并没有收拾的屋子乱糟糟的堆在地上,鞋子一只踢在门口,一只踢在沙发底下,裹着毛毯的小周同学蜷成一大团窝在沙发的一角,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这阵子商演多,又录节目,想来是累坏了。

孟鹤堂换了拖鞋先把地上乱七八糟的鞋子外套捡起来放好,搓暖了手才放到周九良脑袋上揉了两把。

“回屋睡去。”

“嗯~不……”

周宝宝翻了个身拿抱枕盖住脸表示拒绝。

孟鹤堂认命的从他身子底下把空调遥控器翻出来默默地调高了几度,挽着袖子开始收拾屋子。打开行李箱把衣服分门别类的扔进洗衣机,扫地,拖地,倒垃圾,把乱七八糟的物件码到柜子上,周九良在孟鹤堂拿拖把拖地的时候就差不多醒了,搂着抱枕眯眼睛看着他孟哥忙里忙外,还在孟鹤堂路过的时候装睡扯他袖子。

“皮。”

孟鹤堂拍了一把他的手,小孩白白的手背上红了一小片,委委屈屈的缩回去喊疼。

“去,别捣乱,一会儿晚饭你还想不想吃了。”

“水煮牛肉谢谢您~”

“还点菜呢您。”

周九良最终还是被孟鹤堂抽起来收拾房间,一脸萎靡不振的坐在墙角整理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礼物,然后从一堆书本里滚出一个圆圆的柚子。

周宝宝决定拆了它。

嗯……手疼。

孟鹤堂在厨房切肉,忽然被周九良抱住了,一个半圆形的东西带着柚子的清香味扣在了他的脑袋上,甜甜的柚子肉塞进他的嘴里,孟鹤堂笑着吃了还顺带着咬了咬小孩白生生的手指。

“诶呦,孟鹤堂咬人啦。”

周九良扑在他背上大呼小叫。

夕阳的余晖倾洒进屋子,带着秋日里难得的暖意。

岁暮晨昏,与你同在。






孟:周宝宝你往我脑袋上扣柚子皮是想绿了我吗?

周:金玉良缘您了解一下吗?

孟:……

周:孟哥……先生,饭,饭还没吃呢——

孟:别吃了,我告诉你周门孟氏四个字怎么写。






嗯,远离粉丝生活,伤肾。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堂良】我们今天仍未能知道那篇联文的名字6

#接邦邦温馨日常

#内有自行车

#果然还是被屏蔽了_(:_」∠)_走石墨吧

#被屏蔽也要搞周周

【内有自行车】


车钥匙扔给 安安(。・ω・。)ノ♡@安九舟舟舟舟舟er

【龄龙】白羊仙人和他的小黑羊

#第一个真的太可爱了啊啊啊,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龄龙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日份沙雕小段子

在广袤的德云大草原上,住着一群快乐的小绵羊,它们每天都在草地上奔跑玩耍,吃最香甜的青草喝最纯净的露水。

只有在可怕的大雨来临的时候,它们才会惊慌的四下逃窜,那些找不到地方避雨的小羊就会被暴雨淋湿,皮毛吸饱了水分变得沉重无比,只能无助的躺在草地上,挣扎着使不上力气。

传说中会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白羊仙人从天上落下来,温柔的把倒在地上的小羊扶起来,帮它们摇一摇,抖掉身上的水。

张九龄是羊群中唯一一只小黑羊,是头羊从泉水边上捡到的,在一众雪白的小羊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它并不甚在意,每天照旧散散步吃吃草,从山坡上头冲下来滚进羊群里,把其他小羊惊的四散奔逃。

它对于白羊仙人的传说总是不相信的,每次都对那些希望遇见仙人的小白羊们嗤之以鼻。

仙人又不是闲人,哪那么闲得慌。

又是一年的雨季,大雨如期而至。张九龄照旧跟着羊群一块往树林里跑,可是跑着跑着就觉得身上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好像那雨就追着它下似的,终于在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之后它啪叽一下摔在地上起不来了。

蹬蹬腿,起不来。

再努力蹬蹬腿,还是起不来。

张九龄冲着脑袋上的乌云吐了吐口水,闭上眼睛躺在草地上等太阳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开始渐渐放晴,淡金色的阳光洒在它身上,暖融融的,一双温柔的手把它扶了起来,抖掉了它身上的水。

“可爱的小黑羊,你被雨淋湿了吗?”

白羊仙人果然白的反光,虽然张九龄并不想承认他长得确实很好看。张九龄用力抖了抖湿漉漉的毛发白了那人一眼。

“难道不是你追着我下的雨吗?”

白羊仙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站起身。

“如果你下次遇到什么困难,你可以呼唤我。”

“我叫王九龙。”

张九龄的内心特别希望这个闲的没事干的仙人可以离它远一点。

等回到羊群中间,它发现其他小羊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它。

看啥看,没见过小黑羊咋的。

它的小弟樊霄堂终于还是没忍住小心翼翼的提醒它。

“老大,你脑袋顶上长了一撮白毛……”

张九龄对着泉水看着自己脑门顶上平白无故多出来的一撮白毛在内心骂了一串童话故事里不让说的脏话。

后来每次下雨张九龄都毫无例外的会被淋湿,倒在草地上气呼呼的瞪着那个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货,被迫听他讲故事。

像是羊驼仙人辞职不干了跟河马精跑了或者神兽麒麟看上隔壁大陆上的熊猫仙人之类的故事。

神啊,劈死这个欺负小动物的玩意儿吧。

扣他工资也行啊。

你个变态你不要碰我不要撸我的毛——

后来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小黑羊正普普通通的在山坡上吃着草,天上忽然就掉下一道雷把它劈中了,它连哼都没哼一声就晕过去了,嘴里的青草都没来得及咽下去。

最后一个念头是。

大骗子,说好的来救我呢。

再睁开眼睛,就是王九龙那张白的反光的俊脸,黑黝黝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露出一口闪亮亮的白牙,吓得他一巴掌糊在了那人脸上。

“卧槽你吓死爸爸了——”

等会儿……巴掌。

张九龄看看自己的手,嗯,手,五个手指头那种,然后他又摸了摸身子,没有毛,也没有尾巴。

就,还是黑。

“我跟神商量让你当我的助手啦。“那人一副得意的样子笑的开心。“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陪我玩啦!”

张九龄默默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决定干点童话故事里不让干的血腥暴力的事情。

做仙人其实也很寂寞,永恒的岁月里看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看日月更替,看沧海桑田。

他忽然也有点理解王九龙为什么会无聊到去草地上欺负小羊。

好在,两个人的日子,总归不会太无聊不是吗?

小黑羊张九龄今天也过着普通又快乐的日子。


【良梅】醉

#这是一篇邪教,不喜误入,不喜勿喷

#车轮子预警,酒醉预警,ooc预警

#还有这是一篇生贺 ,祝亲爱的@小先生的话筒儿🎤 生日快乐

希望你快乐,不只生日快乐(。・ω・。)ノ♡

【车轮子在这里】

【良堂】超自然生物饲养手册

#听名字就是个沙雕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元节到了让我们喜庆一下【bushi】
#大概会有后续



2018年8月25日,农历七月十五,天气晴,月亮贼大。


周九良蹲在地上眼巴巴的望着脑袋顶上那个又大又圆还冒着点红光的月亮,嘴里叼着根没点着的黄鹤楼思考深刻的哲学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又一阵的阴风和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类似于狼嚎似的动静,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偶尔还有乌鸦嘎嘎的从脑袋顶上飞过去,草丛里悉悉索索的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湿漉漉的凉气儿顺着脚底板直冲天灵盖。


周九良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搓了搓手又搓了搓脸,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是被秦霄贤那个王八蛋拉出来参加什么鬼节探险活动的。


他这两天通宵准备着补考,好容易考完了刚准备好好睡一觉就被秦霄贤硬拉起来拽到后山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参加什么操蛋的探险活动。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好像是被秦霄贤和梅九亮那俩混蛋一左一右的架上山的。


行,今年秋季运动会男子五千米有人了。


小周班长掏出了他记仇的小本本。


周九良把烟别在耳朵上拍拍裤子上的灰,看了看手机所剩无几的电量再次把秦霄贤的祖宗十九代问候了遍,顺着小道往学校的方向走。


他们学校是个报考志愿书上都不好找的野……啊呸非著名三本,校址选在郊外,对,就是那种后头是荒山前头是苞米地买个生活用品都要坐城乡公交的传说中的屯儿里的学校。


学校美其名曰培养学生艰苦朴素乐观向上的精神。


周九良只有一个凸想送给脑子进水的校长。


比起这些……


周九良停了脚步,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土包上坐着的身穿粉色的大褂的男人,那人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笑着冲他招手。


“大爷来玩啊~”


周九良觉得自己可能是困傻了,强作镇定的从兜里掏出耳机插上,循环播放《好运来》


”小先生你看我一眼嘛……”


孟鹤堂的声音有点幽怨,直接在他脑袋里响起。


周九良拔腿就跑。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在第十三次路过孟鹤堂时候周九良终于放弃了,一个屁股坐在地上满头大汗的不停的喘着气,孟鹤堂笑眯眯的蹲在他面前,半透明的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跑啥,我又不能吃了你。”


周九良被那冰凉的触感冻得一个哆嗦,然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诶诶诶你别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醒醒啊我一个人害怕啊喂”


“嘎——”


周九良恍惚间听到了一声好像刹车似的动静,幽幽的睁开眼睛发现那个粉衣服的鬼正一手遮着脸哭的比他还惨。


“你别吓我我一个人怕黑。”


一个鬼你怕个捷豹黑——


周九良把这句吐槽咽回去决定伺机逃跑。


“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你不能丢下我一个鬼啊你不厚道你没有良心啊……”


孟鹤堂抱住周九良的大腿真.鬼哭狼嚎。


“是你把我叫醒的你不能始乱终弃——”


“您到底要干什么啊……”周九良濒临崩溃“我回去给您超度烧纸打个板儿供上成不成。”


“不成不成你不能把我一个鬼扔在这儿。”


孟鹤堂一副赖定他的样子整个鬼扑在他身上,冰的他寒毛一根一根的往起立。


“你要对我负责,完成我的心愿。”


“您拿我当阿拉灯神丁啊……”


“那就这么说定啦~”孟鹤堂一脸兴奋的单方面拍板决定”你先把我挖出来吧。“


“挖挖挖挖啥???”周九良一副吓得不轻的样子“刨别人坟是要遭报应的吧”


“没事我原谅你了~”


“那我也不能用手……”旁边的大树上啪嚓折了一根树叉掉在他的脚边。


“……“周九良认命的捡起树枝去戳那个小土包,本以为会看见什么不和谐的东西结果只挖出一个尘封的紫砂壶,灰扑扑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你放心啦,我不会害你的。”孟鹤堂给了周九良一个温柔的笑“咱俩有缘分,合该你帮我这个忙。”


“……什么忙?”


“送我回家。”


周九良没来得及问别的,左手食指的指尖蓦的一痛,全身的力气一瞬间被抽空,耳边嗡鸣着恍惚间瞥见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我叫孟鹤堂。”


这是他昏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鬼故事了呢……

#令人头秃

【堂良】花间一壶茶abo

#之前的大逃猜活动文

#非典型abo 不好次

#虽然写的不太满意但还是放出来吧都是自己家孩子不能偏心【bushi 】

【戳这里上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