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良堂】我的学弟天下第一可爱 4

#关于健身
#一波回忆杀
#前篇在这【1】【2】【3】

其实周九良刚来的时候并不是现在这样,浑身上下都是紧实健美肌肉的样子。而是肉肉的,有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和胖乎乎的脸蛋。

十足可爱的小胖子。

孟鹤堂很多年之后依旧怀念那个留着寸头笑起来特别腼腆可爱的小胖子。

毕竟现在吃过见过的性冷淡老艺术家周九良已经是个当面朗诵八百字小黄文都脸不红心不跳的高冷人设了。

狗粮你变了。

孟鹤堂捂着腰趴在床上委屈巴巴的掬了一把辛酸泪。

其实当时让周九良下定决心健身的是那年军训,他那天中暑昏倒在操场上,直挺挺的砸在地上,后脑勺磕出好大一个包来。

后来听老秦说当时从操场外边忽然就蹿出一个学长来背起你就跑——

杨九郎说那是孟鹤堂跑的最快的一次。

张云雷翻了个白眼说耍什么帅跑一半就摔了不然你以为你脑袋上另一个包哪儿来的?

周九良醒了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校医院的病床上,胳膊上吊着生理盐水,孟鹤堂半搂着衬衫,腰上贴了几贴膏药,咧着嘴冲着他笑,手里还拿着一个削的惨不忍睹的苹果。

“醒啦?”

“吃苹果吗?”

“孟哥对不起……”

“没事,孟哥背的动你。”

周九良很多年之后也依然记得那个苹果的味道。

有点酸,有点甜。

是那个夏天里最深刻的印象。









秦霄贤听了这个描述之后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决定把这个苹果实际上是他削的这件事情永远的烂在肚子里。

今天的老秦也求生欲MAX

评论(1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