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九辫儿】轻拿轻放

#看了好多九辫儿之前的视频

#千言万语只想汇成一句他们真好,爱他们。

#写了俩九郎视角的了,写个二爷视角的九萌吧~

之前张云雷跟杨九郎搭档的时候,俩人在台上皮的若无旁人,你推我搡的打闹那是常有的事儿,有时候张云雷浪的太过杨九郎一个没收住就把他撂倒在台子上,他也不生气,反正也摔不坏,他就乐意看那小眼睛气急败坏的模样,乐意逗着他玩儿,看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骚吓得慌了神的样,他觉得可乐,杨九郎后来索性也就随他去了,甚至还学会了拎他耳朵捂他的嘴,温暖有力的手扣在他脖子上,他就眨巴着眼睛冲他笑,看着他悄么声儿的红了耳根。

杨九郎这人,凶都凶不起来。

后来他出事之后,杨九郎把本来就小的眼睛哭成了两个通红的缝儿,抖着嘴唇磕巴了半天就只憋出俩字儿“活着。”

“傻子,你压我管儿了。”看着那傻子手忙脚乱道歉那样张云雷忽然就觉着。

这辈子,也就这人了吧。

九郎总自嘲说自己是为了一块表卖了身。

“合着我这五个月白等了是吗?你瞧瞧德云社那些受了伤的人,除了你哪个留住搭档了?”

那时候他忽然就想哭了,但得忍着,下面百十号观众看着呢,可就是禁不住红了眼眶。

也就你傻,说什么陪着我转幕后,我还能靠脸吃饭你呢,靠你那俩一线天吗?

咱得在台上站住了。

只要我还能喘气,咱俩就得一直说下去。

“角儿,他们说你变了,之前一身的妖气,跳了诛仙台之后羽化成仙儿了。”杨九郎边剥橘子边打趣道“哪儿变了,不还是一身的骚……”冰凉的橘子瓣堵住了他的嘴,张云雷轻车熟路的坐上了他的大腿捧着他的脑袋低头亲了上去,等俩人把橘子吃完杨九郎还傻愣愣坐在那儿,手里还攥着剥了一半的橘子,橘子汁淌了一手,张云雷弯着眸子笑着拍了拍杨九郎的脸“这会儿怎么不躲了?”

“……忘了。”

“你在台上放开着点,不用总担心我摔着了。”

“本来就粘的不结实碰坏了不得算我的啊。”

“小气样——”

“还浪的起来吗张老师。”

“当然。”

评论(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