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贾尼本命……当然尼贾也吃【喂】专注撒糖小天使,更文需鞭策【不要大意鞭策我吧(´ε` )♡】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十二』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你们要的长大成人~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以及这里是『番外一』 『番外二』

        Jarvis在送走了十年如一日腻腻歪歪的Steve夫夫之后又招待了因为沉迷于实验而饿了三天的医生,还顺带着请教了一些他最近搞不懂的小问题。

         "Jarvis你进步真的太快了……"Banner医生咽下嘴里的面包感叹道"我觉得我很快就没什么东西可教你了。"

        "是您教导有方,医生。"Jarvis笑的温柔谦和。

        Banner医生看着Jarvis的笑容走神了片刻,这才尴尬的说了声抱歉继续埋头在餐盘里跟剩下的小牛排作斗争,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偶尔餐刀磕到盘子的声音。

        Tony离开了近十年的时间,当年那个怯懦青涩的少年如今也长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谦卑和善,彬彬有礼。有时候Banner就在想这孩子到底像谁呢?问他们谁也不会有这样温顺内敛的性子……或许这是他自己最期望的模样吧。

        或者是,Tony最期望的模样。

        "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你今年还是不跟我们一起过吗?"

        "不了,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祝你们玩的开心。"

        医生望着坐在壁炉边上整理笔记的青年,火光将他淡金色的短发衬的格外温暖柔和,钴蓝色的眸子中流露出平静而又坚定情绪,一如很多年前那个少年一般。

        漫长的岁月里,从未停止过的思念。

        那是旁人无法理解的情感。

        Jarvis将城堡里的一切都打点的很好,所有的装饰摆设都像从前一样,酒柜里永远摆满了Tony最喜欢的几种酒,废弃的花园里种满了娇艳的玫瑰,城堡里点着日夜不息的烛火。

        他从未有一日懈怠。

        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

        那片曾经出现过的无尽的深蓝色海洋,他终于还是掉了下去,各种年代久远的声音画面纷至沓来,夹杂着细小的蝉鸣缓慢但不由反抗地将他拽进去。额间落雪的小鹿徘徊在冷杉密林间,圆圆的眼睛露出无辜神色。
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什么人后面赶路,绛紫色的天空在风帽边缘展开,北方第一颗星子正发出微光。事物的边缘擦着模糊的白边闪得飞快,他只能看清城堡的轮廓。然后突然火光骤起——直到那一幕Tony才明白这一切为什么如此熟悉,为什么他的潜意识甚至能够提前几帧规划好接下来的情节。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毫无逻辑的臆想,至少他以前同样地见过这些。

        第一次躺进这个潮湿阴暗的暗室时。尚未满三百岁无法立刻继位的子爵,在返回领土途中遇袭。

        那个时候Natasha、Clint这些人他当然统统还没认识到,和Pepper也不过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

        所以谁都说他能活下来是命大,被纯银匕首刺中血把袍子都浸满了还能活下来。只有Tony自己知道浑身冰凉地踉跄了一路,最后靠在门上连抬手的劲都没有是什么感觉。
所以即使他成年后觉醒了血统,拥有了Friday这样强力的使魔,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根本睡不着觉,只能借酒精麻痹身心假装正常。

        这些破事就连他那些损友都知趣地避而不提,毕竟Tony Stark又不是靠卖惨发家的。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潜意识在熟悉的地点旧事重提。

       “该死的…”他这么想着,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可不想十年都缠在这个破梦里。”
可惜休眠期间他最多能做的就是动动手指…但这就足够了—子爵摸到了袖口的蓝宝石袖扣。

        他当时半开玩笑性质地把另一边的给Jarvis的那对。

        那些潮水一样聒噪的东西一下子没了冲击力。他想着原来城堡里还有Jarvis,一个和他签了契约还真心对他好的人类在等着他。

        人类有着好看的钴蓝色瞳孔,在阳光下澄澈的光彩难以用单一的颜色形容。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不是吗?他回去还能尝到手艺进步了的马天尼,再也不会有傻乎乎晕在门口的经历。

        Tony自己都没意识到,Jarvis把自己从梦魇里彻底拉了出来,第二次。

        被叫醒的时间照例是在黄昏。Pepper站在门口,连脚上的高跟鞋都还是之前的款式,并且在收到疑惑的眼神后收起笑容瞪了回来。“看什么看不能穿同一种啊,谁像你这么喜新厌旧”的意思。旁边的小使魔Friday看着前任主人急着回领地和现任主人三句两句又开始拌嘴的样子倒是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

        喜新厌旧这回事……说不定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趴在吧台上小憩的人类忽然从梦中惊醒,压在身下的羊皮卷哗啦啦散落了一地,Jarvis只觉得心中忽然涌起的许多情绪无处安放,盼望的,不安的,害怕的,又近乎狂喜的……脖子上的契约纹路微微有些发烫,T.S两个字母愈发清晰了起来。

        是您回来了吗先生——

        青年像是感应到什么似得猛的站起身来,顾不得扔在沙发上的外套匆忙跑了出去,睡得有些麻木的左腿不太听使唤刚跑了几步就摔进了路边花田惊起了一群休憩的鸟雀,在他顶着一头鲜红的玫瑰花瓣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头顶传来的声音一下子让他失去了所有动作。

        "不用这么着急出来迎接我的……"

        跟记忆里没有任何变化的血族在月光下笑的灿烂。

        "都十年了还这么冒冒失失的,我可要考虑扣你工资了……"

         血族蹲下身去将那个似乎长大许多的人类搂进怀里揉了揉那头跟记忆里手感一样好的小金毛。

        "我回来了Jarvis."

        人类用了很久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伸出手拥抱住面前的血族露出那个自己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的温暖的笑容。

        "欢迎回家先生。"

        舟车劳顿了一天更大原因是催人类接着回去睡觉子爵很早就回了房间,然后在确认对方真的睡着了以后又溜了出来。

        毋庸置疑城堡被Jarvis收拾得很好,所有陈设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摆放,小到壁炉台上装饰茶具杯柄的朝向。

        他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

        Tony轻手轻脚倒了半杯威士忌,Pepper不允许他碰任何和酒精咖啡因有关的东西,甚至把酒心巧克力都划入范围简直要把他管疯了。他坐在沙发上整个身体放松下来。炉火的余烬在黑暗中闪着暗红色的光,松木的味道和布料柔软的触感让人有种恍惚的安心。不,现在是真正的安心了。

        “说起来Jarvis长大好像是更好看了…”子爵就这么想着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等为什么这么高啊?!

        没有睡棺材起床有点犯懵的Tony刚从沙发上起来就被'自己已经比人类矮了半个头'这个事实严重的打击到了。
 
        明明之前还可以搂在怀里的呢?!

        他已经能想象到Clint的眼神和碎嘴子了。

        然后就在他犯懵的时候,说着“先生睡沙发对颈椎不好”并把早餐放在桌上的管家先生微微俯下身一个吻就比热牛奶先送到了他嘴边。

         究竟是谁把我的Jarvis带坏的!

         远处某个吃李子的血族在Steve的大胸上打了个喷嚏。

日常带Sir@温凉凉和热冷冷
@poker 我是个美丽的亲妈~

评论(26)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