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良堂】痒

#字面意义上的痒
#脑洞来源于被蚊子咬的四处逃窜最后打地铺在桌子底下睡了一宿的我
#求求你们了不要咬我了QAQ
#小段子黑喂狗




夏天,除了蓝天白云冰啤烤串以及看不腻的长腿美女之外,还有万恶之源的……

蚊子。

孟鹤堂是个招蚊子的,什么花露水风油精电蚊香之类的通通都拯救不了他,他就算把自己裹上蚊帐第二天也会在各种神奇的地方多出几个包来。

周九良一边拿着止痒的药膏给他抹一边乐。

"活该,谁让您蹬被呢。"

"你他妈半夜把空调关了我能不蹬被吗???"

然后药膏抹着抹着就不知道抹到哪儿去了。

夏日的午后总是格外的适合干点什么。

热浪里翻滚着的情欲,烧灼的理智,闷热空气里湿漉漉的亲吻。

玻璃杯里晃荡着冰块的可乐和咸鲜的冰镇小龙虾。

"航航……你说蚊子为什么只咬我呢?"

周九良拨弄着孟鹤堂湿漉漉的头发没头没脑的接了一句。

"大概因为您是甜堂吧。"

正在舔冰淇淋的梅九亮蓦的地打了个喷嚏,喷了对面的秦霄贤一脸奶沫子。

夏天真是万恶之源。

晚上登台的时候又眼尖的观众瞧见了孟鹤堂脖子上的红印,一脸秒懂的哦了起来。

"你们看见什么了你们就哦……咳……这是蚊子咬的,不是你们想的……小草莓。"

"是,小草莓不是这个色儿。"

再睡觉的时候周九良把孟鹤堂往凉被里一裹搂在怀里,自己把胳膊腿都露外头。

"睡吧您,我勾引勾引它们,它们就不咬您了。"

"……让蚊子也给你种俩小草莓?"

"没事,我在您身上讨回来就行。"

第二天毫发无伤的的周九良看着嘴上被咬了个包的孟鹤堂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先生,我尽力了。"

"嘎——"

哭出刹车声。

"别笑……不许笑,严肃点,我这是舍己喂蚊子——"

"嗡……嗡……"

"噢噢噢哦哦!!!!"

被扇子敲了脑袋的周九良忽然觉得。

夏天其实也挺不错的。





世间多苦难,唯有孟鹤堂是甜的。

评论(27)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