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堂良】谁说我们家小孩胖了

#一个在围观了小先生众多高萌名场面之后产生的丧良心的小段子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孟鹤堂睡周九良
#没有人性不接受反驳
#假车呜呜的开过

周九良最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

等孟鹤堂休假回来之后看着明显壮了一圈的小孩,微微皱了皱眉。

"九良啊……"

"吃火锅去吗~孟哥。"

于是他们拉上桌子底下的老秦一起去吃了火锅。

隔天又吃了自助。

大后天是烧烤……

周九良满怀殷切的给孟鹤堂点了二十串大腰子,孟鹤堂看着周九良亮期待的小眼神反射性的觉得腰疼。

当晚他就感觉到,周九良是真的胖了。

妈的差点把他扔地上。

下次再也不玩这种刺激的体位了。

孟鹤堂揉着自己酸疼的老腰和还在哆嗦的胳膊感叹岁月不饶人。

其实早些年周九良也胖,留着短短的寸头,脸上肉肉的,腼腆爱笑,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酒窝,身上软软凉凉的,枕起来非常舒服,偶尔抓一把能留下一片浅浅的印子,柔软又厚实。

当然,抓错地方很可能会被一脚踹下床。

早些年仗着自己年长有经验让小孩做了下位,后来等到周九良开了荤之后就看心情谁逮着谁来,但周九良很少要求上位孟鹤堂很欣慰的想小孩一定是在照顾他的腰伤和承受能力。

后来有次嘴欠问了一句,周九良当时正洗了澡趴在边上打游戏,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

"那多累啊~"

妈的他就是懒……

这天孟鹤堂和周九良委婉的表达了你该减肥了这个想法,然后直到下场周九良都没给他好脸色。

微博里都是性冷淡老艺术家最近越来越凶了。

后来趁着小先生换衣服的空档老秦悄悄地跟孟鹤堂透露说,周九良最近都在研究菜谱,经常带一些试做品给后台的师兄弟们吃,至于好不好吃先不论……

看着远处哆嗦了一下的九泰看来是一言难尽。

"我不是只会做葱油面。"

秦霄贤学着周九良的口气,孟鹤堂想想小孩的样子忽然就乐了。

"成,我知道了。"

"对……他还说要吃胖点压住台什么的。"

"您不在的时候见天拉我吃宵夜,给我都吃胖了两斤。"

"一喝多就拉着我哭,边哭边说想您。"

"璇儿哥你说啥……谁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什么你们忙"

老秦的求生欲让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消失了。

孟鹤堂搂着脸有些红的小孩吻上那双紧闭的嘴唇,慢慢的撬开它,厮磨着那片柔软,声音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台上的瞎话怎么当的真啊小先生……"

胖了的小先生,有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和柔软的嘴唇,汗液顺着白皙的脖颈淌下来,蹭过不那么明显的锁骨,饱满厚实的胸肌刚好合着掌心的弧度,柔软了许多的腰身随着动作起伏着,结实的双腿紧紧的卡在他的身侧,修长的手指紧攥着床单,软着嗓子喊他。

"先生……"

孟鹤堂摩挲着他柔软的耳垂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

他的小先生一点都不胖。

只是肥美。

评论(23)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