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欢天喜地五仙子》(二)【甜饼】

第二弹——

辫儿哥哥:

@筱沐杂货铺. 同学手里接过接力棒
这一章依然是以搭框架为主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记录
ooc算我的
或许您喜欢甜甜的童话故事吗❤


话分两头



再来说说这凡间是个什么情况



在天地交界之门的下边儿有一座山,名唤不周。没错,就是差点被共工那个二愣子撞的稀碎的不周山。



山上嘛景致极好,草木茂盛,野花遍地。山腰处有一百零八个洞眼儿,便住着一百零八种魑魅魍魉,鬼怪妖魔,但要论厉害还得数其中的四只异兽:



老大杨九郎,本体是一只玄武。眯缝儿的小眼睛,参差不齐的大白牙,见谁都是一副笑模样。不过可不敢轻易惹他,上次一只过路的穿山甲嘲笑他生的难看,第二天便不见了踪影。据知情人爆料,那只穿山甲被大火炖了三个时辰,又被小火煨了三个时辰,竟是被吊了汤了。



再说老二周九良,本体是一只九尾狐。别看他平时像个自闭症儿童似的,每天就是闷坐洞中,玩儿着那些别的妖送他的小玩具。其实四兽里心眼最多的也是他,毕竟是只狐狸,还是狐狸里最有档次的那种,腹黑才是他的真实属性,特别是他那双桃花眼,笑起来就一个词儿“祸国殃民”,啧啧啧。



至于老三曹鹤阳,本体可就厉害了,是只“扶摇而上九万里”的大鹏,俗话说:鹏之大,一炉烤不下【没有】,偏生这曹鹤阳还是个吃货,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草壳儿里蹦的就没他不吃的,要不是杨九郎考虑到不周山上的生态多样性,坚决否定了曹鹤阳“甩开膀子玩儿命吃喝”的座右铭,恐怕不周山早就变成不毛之地了。



最后说说老四张九龄吧,本体是一只顶可爱的小黑龙,每天没什么事儿就喜欢在不周山上到处晃悠,一会儿瞅瞅众花妖的“花魁大赛”,一会儿又去招惹一下河里的冉遗鱼,总之每天的小日子都过的滋润极了。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要问了,咱不是在说天帝的儿子吗,怎么又扯到凡间的异兽身上了?




其实这要怪啊,就怪月老这个老糊涂,上个月趁着月色和几个仙翁一起多喝了几杯,正碰着四个捣蛋鬼跑来找他求姻缘,稀里糊涂之下搭错了线,竟将天帝的宝贝儿子们错许了出去,也才有了咱接下来的故事。



好了,话说回来,咱们再继续说说天帝的那四个儿子吧。



话说,四个人和守门的二郎神叔叔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以后下了界,等到站在不周山的山巅之上后,四个人才突然发现:惨了,郭麒麟不见了。



“我依稀记得最后关门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巨响。”烧饼咔嚓咔嚓的啃着手里的烧饼,对着其他几个兄弟说。



孟鹤堂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那准是麒麟撞在门柱子上了喂!这下惨了,回去父皇又得训我了。”



一旁的张云雷到不这么想,他扯了扯王九龙的袖子说:“麒麟不来也是件好事儿,他那么小,要是走丢了咱找谁说理切,是吧九龙。”




“麒麟不还有个伴读吗?就是那个小陶阳,你们瞧他见天儿的跟着咱弟弟转,估计这会儿子已经把小麒麟提溜回寝宫了吧!”九龙看着山间的景致,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张云雷的话。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出了事儿还不是我这个哥哥顶着,嗷……诶!你们!给我回来!”孟鹤堂正准备表演一个“刹车哭”来结束这场谈话,谁料一抬头,几个弟弟都已经朝着不同的方向走远了。



“得了吧哥哥,咱啊还是老规矩,各走各的,三个月以后就在你现在站的这棵老槐树底下见昂!拜拜了您内。”张云雷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一蹦一跳的朝着西边走去。


——————我是故事的分割线——————



孟鹤堂站在原地,瞧着三个人离开的方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就是父皇常说的: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正想着呢,他忽然听到几声模糊的呼唤:“先生,先生……”这喊声可把他吓了一跳,差点没现了原形儿,这四海八荒的谁不知道,天帝的大儿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鬼,明明自己还是个仙儿,偏生就算是遇到了刚到地狱报道的小鬼也能吓的一蹦三尺高。




“何……何方妖孽,报上名……名来,本仙……本仙饶你不死!”孟鹤堂抖着声儿的拿捏作势,想给自己壮壮胆。



“先生,您高抬贵脚,踩着我了您。”



“啊!抱歉抱歉……诶,这小狐狸真漂亮啊!”孟鹤堂忙不迭的闪到一边儿,低头一瞧,却是一只雪白雪白的狐狸,呲牙咧嘴的蜷成一团,委屈巴巴的躺在槐树底下,尾巴处还有一个黑黑的鞋印儿。



“小狐狸,小狐狸,你叫什么啊?”




“我?”白狐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睛,扫量了一下面前这个有些莽撞又有些可爱的少年“你又叫什么啊?”




“我叫孟鹤堂。”



听到这个名字,白狐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本来冷冰冰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在下,周九良。”



“九良,九良,这名字听的耳熟的紧呢。”孟鹤堂念叨着,下意识的伸手将小狐狸抱在了怀里。



周九良一愣,旋即调整了一下动作,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窝在孟鹤堂的怀里,头靠在孟鹤堂的颈窝上,示好的蹭了蹭:“我会讲话,你不怕我?难道你不是人类?”




“人类?什么是人类,我是天帝的儿子,我身边的神兽都会讲话啊,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唔,好吧。对了,我家就在不远处的那个山洞里,喏,就是种着桃树的那个。我困了,先睡会儿,你送我回去吧!”说着说着,周九良已经闭上了眼,一头扎在了孟鹤堂的怀里,轻轻打起了鼾。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平日里骄傲惯了的九尾狐什么时候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要不是两个时辰前他刚刚渡了天劫,现在也不至于虚弱成这个样子,好在自己提前算准了时候,否则这次可就栽了。




孟鹤堂此刻却不知道周九良心中的小算盘,只当是自己捡了一只宠物,看的心生喜欢,又想到自己没地方住,便索性决定剩下来的三个月就和这只小狐狸同吃同睡,培养培养感情。



“说不定能把他带回天庭去呢!”他心里这么想着,快步向着桃花林走去。殊不知他和小狐狸未来的故事啊,也就是从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开始的呢。


接下来的故事就交给 @阿年 同学完成咯
以上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