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兔子洞那些事【全员拟兔】

又萌又甜的小兔子不来一窝嘛(๑•̀ㅂ•́)و✧

暮飞:

看彼得兔以后~和我年 @阿年 一起开的脑洞~


算不算补的小甜饼?


——————


不是很久以前,在黄不黄绿不绿草原上,住着一群兔子。


兔子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吃饭睡觉背贯儿吊嗓互相刨活玩儿。


但是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情,从那天起,兔子们分为了两个阵营,逗哏洞和捧哏洞。


我从小就和爸爸舅舅一起生活在逗哏洞里。


对,你没猜错,我叫郭安迪。


是逗哏洞的小宝贝,旁边睡的四仰八叉的,是我小舅舅,辫儿兔。


小舅舅特别疼我,我可喜欢哄小舅舅玩儿了。


没错,就是哄小舅舅玩。我小舅舅哪儿都好,长的好看,眼睛大,对我特别有耐心还会唱歌哄我睡觉。


就是幼稚了点……作为一只已经可以自己啃胡萝卜的兔子,我都不能理解小舅舅为什么看个巴啦啦小魔仙这么开心……


但是最近,我和小舅舅之间出现了信任危机。


小舅舅最近总是上山采小蘑菇,
但是我们晚餐吃的还是胡萝卜,
我问小舅舅小蘑菇呢?


小舅舅说蘑菇眼睛太小了,不能吃,吃了眼睛会变成一线天。


……


以前小舅舅从来不把我一个人放在育儿洞里睡觉,现在我半夜醒来却找不到他了。


我坐在洞口,看着外面圆圆的月亮,照着草地泛银光。


隐隐约约能看到对面老榆树下黑黝黝的洞口,我粉红色的小鼻子狠狠地抽了抽,突然想起来哥哥笑眯眯的眼睛。


等他回来,我问他:小舅舅,小舅舅,你去哪儿了。


小舅舅双眼放空,然后是尴尬的沉默三秒,小舅舅突然回头


“嗯?”


后来有一天,爸爸突然把小舅舅叫到一边说话,小舅舅从洞里出来的时候看起来超级难过。


我给小舅舅摸摸耳朵,他冲我笑了笑,给我拿了胡萝卜干。我第一次发现小舅舅可以笑的这么难看。


本来我是很担心小舅舅的,但是这几天,我们逗哏洞的大管家高兔兔和对面的刺猬栾精灵跑掉了。


大管家跑了,洞里一下子乱了起来。


爸爸忙的焦头乱额,天天捋耳朵,脑袋顶上的桃心儿都揉乱了。


小舅舅趁乱天天去跑去采蘑菇,把我托付给了哭包兔。


本来他是想把我放在烧饼兔那里的,但是烧饼兔吞吞吐吐的说他最近有事,不方便,这才把我交给哭包兔了。


其实我是想去找小黑兔的。


小黑兔剪的那个西瓜头特别可爱,而且小黑兔最近在减肥,不爱吃东西,去他那里能多吃到好多胡萝卜和小苹果。


但是小舅舅说最近小黑兔天天出去和对面的大白兔打架,还总是输,脾气不好,不适合带崽子。


我不喜欢崽子这个称呼。


我不知道阿陶哥哥是怎么忍受他们一直叫他小崽儿的。


大概因为他的……身长?


想到这里我又给自己加了两根胡萝卜。


要长大个!【肉fufu严肃脸】


印象里,哭包兔身边有一个胖fufu的兔子,平时也不大爱说话,怀里抱着一把长的像勺子的乐器,小舅舅说那是把三弦。哭包兔还总给他做好吃的,和三弦兔说小话逗三弦兔笑。


哭包兔长的很好看,人也热情,洞里的兔子都挺喜欢他的,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带着三弦兔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三弦兔变了,胖fufu的肚子没有了,胖fufu的爪子也没有了,好像还变高了,耳朵中间的毛揉成一坨一坨的,好像脑袋上顶了一堆钢丝球……


不过,这次看到的哭包兔倒是胖了,脸都圆滚滚的,小舅舅送我来的时候,三弦儿兔正往他嘴里喂小草莓,哭包兔嘴巴吃的红艳艳的,我明显看到三弦兔看着他咽了一口口水。


馋小草莓就自己吃一个呗……至于馋成那样吗?


哭包兔把我抱过来还挺高兴,但是我总感觉旁边的三弦兔看我的眼神不太友好……


哭包兔唱歌哄我睡觉,三弦兔耷拉着耳朵蹲在一边,小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哭包兔。


哭包兔只好把他也拉过来放到草垫子上,三弦兔把耳朵在哭包兔身上蹭了蹭,我还看到他抓了一把哭包兔短短的圆尾巴,哭包兔好像还脸红了。


不行……闹眼睛……我还是睡吧……


我知道三弦兔为什么不喜欢我。


三弦兔是哭包兔很多年前捡回来的流浪兔,谁也没怀疑过他。


但是哥哥有一次偷偷跑回来看我的时候,偶然见到了三弦兔,然后问我这里为什么有一只捧哏兔。


他让我告诉爸爸,三弦兔是一只捧哏兔,我本来是要招办的。


但是我发现他每次偷偷回来根本就不是为了看我!是为了看阿陶哥哥!宝宝生气了!没有十根八根胡萝卜哄不好的那种!


所以我就没告诉爸爸。


我觉得三弦兔知道我知道他的秘密。


天哪!这么神奇吗?这么复杂的话我都说得清楚?


我果然是个机智的逗哏兔。


天哪?我这什么语气……看来以后要少和大脸兔一起玩了。


————MBC————

评论(1)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