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良堂】我的学弟天下第一可爱 5

#关于送花
#日常短小甜
#前篇在这儿【1】【2】【3】【4】

曲艺协会这周末在东区俱乐部演出,张云雷和周九良两人有节目的人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排练几乎见不着人影,剩一个杨九郎还颠颠的跑去伺候角儿了,宿舍里只留孟鹤堂一个人,无聊的很。

他也不是没厚着脸皮去看他们排练,顶着张云雷的白眼蹲在角落里看小孩弹三弦,但是小孩觉得这样不利于他腰伤的恢复就很客气的把他请回去了。

“走走走别在这里碍事——”

张云雷吹着小风扇一脸的嫌弃。

“凭什么杨九郎能呆在这我不能!”

孟鹤堂话说到一半正瞧见杨九郎左手拎着一箱水右手拎着两个西瓜胳膊上还挂着两大盒冰淇淋的跑进来,殷勤的跑到张云雷跟前问他还要吃草莓的还是抹茶的。

家有牲口好干活……

临走前小孩塞给他一根绿豆的冰糕,还冲他眨了眨眼睛,笑的比冰糕还甜。


老秦:“你们看到我的冰棍了吗,绿豆的……”

九良:“没看见,可能是小梅拿走了吧。”

梅九亮正上着妆,闻言斜了秦霄贤一眼,老秦咽了咽口水表示我我我再去买一根。


到了正式演出那天,孟鹤堂跟小辫儿要了个第一排的座儿,捧着一束花等着给小孩送。

节目很精彩,就只是旁边一直尖叫打call的杨九郎太TMD吵了。

比他更吵的是举着单反一顿猛拍的秦霄贤。

老秦&九郎:←_←狗粮出来的时候你别叫啊!

等到小孩出来的时候孟鹤堂一个激动踉跄了一步啪叽的一下就摔在台下了。

场面十分尴尬。

孟鹤堂捂着脸爬起来把花举上去,但等了半天却没有人接,抬头发现小孩的怀里已经抱着两大捧玫瑰根本没有手去接他的了。

跑晚了……

当孟鹤堂在想要不要把花放在台边就走的时候周九良忽然从台上蹦了下来,把手里的两捧花都递给他顺手还摸了摸他的头。

孟鹤堂:【抱着三大捧花不知所措】???

不明真相的吃瓜观众:啊啊啊啊啊啊嫁给他!!嫁给他!!!


这是什么骚操作——

杨九郎捂着秦霄贤的眼睛表示自己瞎了。

老秦:你瞎你捂我干啥!!!放开我我要看小梅!!!


事实证明,眼窝子浅的男人,脸皮子也很薄。

评论(2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