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良堂】论开车的可能性

一个小段子,来自文手的自娱自乐

【拉灯版】
小别胜新婚。
今天的孟鹤堂格外的热情,洗了澡之后十分社情的把自己扒干净了骑在了周九良身上,还顺带着用腰带绑住了他的手。
“航航,你别动,今天咱们玩点刺激的。”

十分钟以后。

“航航~航航我腰不好,你动动……啊——”

【以下省略2000字】

【急刹车版】
“航航~啊……航航你轻一点啊……”
“别喊了先生。”
“我就给您拔个罐子您这么骚干什么——”

【日常车】
台上
“这位是周狗粮老师——”
“你尝过我是怎么着。”

台下
“唔……嗯……”
“好吃吗,先生。”

【ABO版】
孟鹤堂是茉莉花的味道
温柔又馥郁
和人一样

周九良是茶
味道极淡
细细琢磨之后
方觉沁人心脾

花香怡人茶亦醉

这人啊,有时候不经意间就一辈子了

【虐版】
“您得回家了,嫂子催您呢。”
周九良把人从身上扒拉下去,低着头不看他,只有手机的电话铃在两人之间突兀的响着。
像是割裂了什么。
孟鹤堂忽然笑了,捡起衣服从床上迈下去,踩在地上恍惚一个踉跄。
“那,走了。”
“雪天路滑,您慢着点。”
“九良啊……”
“先生——”周九良忽然拔高了音调,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我下个月结婚。”
“啊……我差点忘了。”
“您……”
“我得来。”
“我得……我得来给你证婚不是。”

眼泪比欲望更烫

欲火灼伤

【称呼变迁】
“师哥。”
“先生。”
“孟哥。”
“堂堂。”
“驸马~”
“媳妇?”
“先生……”
“我爱你。”

于是总结,开车是不可能的【泥奏凯】
晚安。

评论(2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