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九辫儿】德云男子职业技术学院

#宿舍太热了
#所以开个校园梗快乐一下【x】
#我们不是野鸡大学
#我们是三本

“这天,太TM热了。”

杨九郎用搭在脖子上的湿毛巾抹着脸上小溪似的汗,蹲在凳子上猛啃西瓜,头顶老式的风扇有气无力转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杨九郎觉得自己就像是刚从锅里捞出来的粽子,里里外外都是挥之不去的燥热。对面的周九良老僧入定似的插着耳机坐的笔直,手底下还不停的忙活着,老式的英雄钢笔填满了一页又一页的稿纸。

“良子,写什么呢?”杨九郎拎着啃了一半的瓜凑过去,周九良顶着一头时下流行的菊花烫,头也没抬的就着他的手啃了口西瓜含糊的答道“孟鹤堂的论文。”

“我靠,大热天的他让你帮他写论文?”

“他说我要是写完了晚上带我开房吹空调去。”

“……滚吧,今晚就剩我和张云雷倒凉快了。”

“您怕是打错主意了,二爷早跟着隔壁郭麒麟一起去咖啡厅吹空调去了,今儿晚上回不回来还不一定呢。”

“你们这是骄奢淫逸的资本主义生活我告诉你们。”
“得了吧,您堂堂一个富二代跟这儿卖什么惨。”周九良把钢笔放下拾掇了稿子装进包里白了杨九郎一眼“合着您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变成空头富二代是怎么着。”

“我这叫节俭!”

“您这叫超前消费带来的阶段性贫困。”

“航航~你写完没。”孟鹤堂抱着篮球冲进来,手里还拎着两瓶冒着白烟的汽水,运动背心被汗水浸湿了大半,头发像是刚洗过,滴滴答答的往下淌着水。

“刚写完。”周九良一边给孟鹤堂擦头发一边答应“大热天的您怎么又跑出去打球了。”

“王九龙那孙子刚跟我叫嚣来着,就我这暴脾气我当然……我当然是把九龄给喊出来了,好家伙现在俩人正热火朝天的打着呢我得离远点省的溅我一身血。”

“您真是积了德了。”

“你们俩怎么不去说相声。”

“因为我们先生说了美容美发才是最有前途的行业。”

杨九郎盯着俩人手里的冰汽水翻了老大一个白眼然后恶狠狠的啃了一口瓜。

明明动物保健才是最有前途的行业。

先生,给羊驼剃毛吗?三百一只。

先生,先生别走啊,我们还能给河马割双眼皮呢——

豪猪护理不了解一下吗??

兔子的一百种做法也行啊【不是】

用张云雷的话来说,我们专业毕了业连非洲都不要。

实在不行只能去抢孟哥饭碗了……

先生,美容美发了解一下?

再醒来就是傍晚了,杨九郎躺在铁板烧一样的床板上半天没睁开眼睛,浑身上下都是黏腻的汗,只有脖子上搭着的毛巾还算沁凉,垂下去的一头浸湿了床单。杨九郎抹了把脸从床上爬起来噔噔噔下了梯子直奔水房,一捧凉水拍在脸上好像整个人都活过来了一样,跟旁边拿了个水盆接了满满一盆凉水兜头浇下来,猛一哆嗦从头到脚带着舒爽的凉意,被体温熨帖的温热的水珠从脖子上淌下来滴在地上,湿透的背心短裤勾勒着紧实的肌肉线条,杨九郎把水龙头拧开把脑袋支在下边冲着,耳边是哗哗的水声和隐隐约约的嗡鸣。

热。

“杨九郎——是不是你这孙子又把门给锁上了。”张云雷从水房门口探出头来,手里还提溜着半拉西瓜,右手攥着根冰糕咔嚓咔嚓的啃着“跟你说多少次了,关门的时候别使那么大劲,回回都把自己锁外头进不去。”

“您不是号称一包泡面捅开整个宿舍楼嘛。”

“你丫关的内锁我拿泡面捅哪儿去啊。”

“您乐意捅哪儿就捅哪儿呗。”

“少贫——赶紧把门打了开。”

俩人正闹着,身后忽然蹿出一人来,那人慌忙看了张云雷一眼紧接着就蹲下了,后头好大一盆水正正当当的泼在张云雷脸上,搁地上蹲着的王九龙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摸了个水盆顶着撒腿就跑。

“王九龙你个孙子给爸爸滚回来!!!!老子今天打不死你就跟你姓——”张九龄顶着被剪残的蘑菇头杀气腾腾的追了出去。

“噗。”杨九郎看着湿漉漉的张云雷没憋住乐,伸手揉了一把他挂了水的黄毛,理了半天也没出个头绪索性随手捋顺了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小祖宗抹了把脸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杨九郎……”

“诶。”

“干丫的。”

“得嘞。”

宿管郭大爷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感叹着年轻人就是火气旺。

评论(7)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