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九辫儿】口吐莲花

原视频来自B站_(:_」∠)_

#心疼九郎拿着扇子tuangtuang的打自己的脑袋,最后还被小祖宗喷了一脸水,脸都没擦干净还得自己把人请回来。
#自己惯的小祖宗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宠着了。
#怕二爷够不着把脑袋往前凑的九郎暖破天际。
#二爷打九郎的时候故意把扇子打开着手指卡在中间的打,能轻点就轻点也是很疼九郎了。
#相互宠溺的俩人。

“角儿,咱以后得少说这口吐莲花,说多了上头。”杨九郎扶着个冰袋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头上肿起来的老大的一个包咧着嘴抱怨着“要是天天都来这么百十来下我非得给您敲傻了不可。”

“你可不就是傻么,哪有实打实拿木头那块打自己的?”张云雷拄着椅背站在杨九郎身后伸手呼噜了一把那个肿起来的小脑袋笑到“怎么着,生我气?”杨九郎抓住那只冰凉的手放到掌心搓着“我哪儿敢啊,队长,您这手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是怎么着都快赶上我这冰袋凉了。”

张云雷没吭声,整个人靠上来搂着杨九郎的脖子,下巴垫在他脑袋上对着那个红包吹气,等着那只手暖好了再把另一只递过去。

“我觉着我真得考虑送您个杯子了”杨九郎一门心思的给张云雷暖手,没注意到身后人眼里盈着的笑意“飞机杯吗?”张云雷把手伸进杨九郎的脖子里,大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让他解开了,温凉细长的手指在杨九郎衣服里游走勾的杨九郎一个激灵赶紧攥住他的手抬起头就对上了那双促狭的双眸。

然后是一个吻,很轻,很软,带着点烟草和薄荷味。

“还疼吗?”

“不……不疼。”

“傻子。”

“……”

今天的杨小傻也拿他的小祖宗一点办法也没有。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