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九辫儿】因为是你

#日常向小段子

#相互宠溺的俩人

杨九郎最近有点心堵。

想想人家角儿的粉丝,喊他辫儿哥哥,二爷,老舅,教主什么的,而自己的粉丝呢,顶多喊自己一句九郎,至于那些喊教主夫人和九萌萌的都是些个所谓的西皮粉。

九辫儿还能接受,辫儿九是啥玩意儿。杨九郎试想了一下自己搁张云雷面前扭扭捏捏的小媳妇儿样禁不住一阵恶寒差点把手机给掉坑里。

“杨九郎,你跟里面摆席呐——”张云雷不耐烦的敲着厕所门嘴上一点没留德“吃饱了赶紧滚出来对词儿。”

“小祖宗,一会儿上台可还唱呢,抽的哪门子烟——”杨九郎夺了张云雷手里燃着的烟放在嘴上吸了一口纳闷道“什么时候改抽黄鹤楼了?”

“我的没了,从你兜里拿的。”张云雷把台本拍在杨九郎怀里打了个哈欠“走,对词儿去。”杨九郎在路过化妆间的时候瞧见桌上明晃晃的放着一盒煊赫门。

角儿转性了?九郎有点纳闷。

“今天园子里可热闹。”九郎在后台看着底下黑压压的观众莫名的有点兴奋“都是奔着你来的,我都瞧见底下有人举着你的牌呢。”

“奔着咱俩来的。”张云雷拿扇子不轻不重的砸在杨九郎脑门上,什么也没说就只是握了握他的手,修长的手指带着柔软的凉意,唇边缓慢绽开一个温柔的笑,杨九郎看的心尖一颤,一种难以名状的酸涩饱涨的堵在胸口,眼眶微有些红了。

“角儿,咱们红了。”

“嗯。”

『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 奇花异草四个季的清香,这春游苏堤桃红柳绿,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

杨九郎扭头看着张云雷,头顶的灯光亮着,看不大清他脸上的表情,杨九郎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恍惚间回到了第一次和张云雷搭伴登台的时候,那时候那个青涩倨傲的少年一点一点的长成了谦逊温润的模样,顾盼生辉的眉眼间都是通透明亮的光。

“你们瞧,这小瞎子走神了——”

“去你的,你才是小瞎子。”

“来,杨小瞎,睁开眼睛告诉我这是几?”

“八。”

“诶~”

“你找抽呢张云雷——”


“你要不也尝尝煊赫门?”张云雷吐出一口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细长的烟递过去,杨九郎接过抽了一口拉着张云雷的手腕一口烟气渡了过去,烟草味儿混着薄荷的清甜在柔软的嘴唇上厮磨成专属于张云雷的味道。

“角儿,咱把烟戒了吧,我陪你戒。”

“好。”

想要靠近你,拥抱你。

因为是你。

评论(12)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