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贾尼贾】当你的贾维斯中了病毒并试图和你撒娇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_・)ノ⌒*放飞自我
#撒娇被自家Sir无视了芯很痛
#全程ooc

PS:这是放飞自我的第二弹,破车,内有奶油play和浴室机械手,谨慎上车
【贾尼】当你的贾维斯中了病毒并试图玩坏你

正直可爱的斯威特星人为了表示对复联众人帮忙重建家园的感谢,于是送了他们几颗颜色各异的不明球体,据他们的长老讲这是一种可以增强机械人情感表达的灵球,能帮助他们更好的理解其他智慧生命的想法。

“所以就是让机器人更有人味儿的意思?”

旺达小姐姐想了想飞快的拿起那颗代表『激情』的红色灵球拎着幻视就跑了。

"年轻真好啊……"

史蒂夫看着娜塔莎慈祥的眼神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所以这是什么玩意儿???"

托尼一脸问号的看着盒子里的几个疑似玻璃球的东西"神盾局出品的新型炸弹吗?另外肥鸟你敢不敢放下我的小甜饼那可是我今天最后的口粮了——"托尼把升级好的箭头扔在日渐圆润的神射手头上却仍然没能阻止他把最后一块小甜饼塞进嘴里。

"这是礼物铁罐,你不是总抱怨你家贾维斯不近人情嘛。"克林特擦了擦手笑的一脸高【wei】深【suo】,至于有没有效果你可以问问幻视——

"问问他为什么一直躲在天花板上不肯下来吗?"贾维斯的声音和善的在克林特头顶响起并伴随着一些奇怪的响动。"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能来实验室一趟吗?Sunday刚刚把我的传输线拽掉了。"

克林特一脸祝你生活愉快的表情冲托尼挥挥手并开始对班纳的冰淇淋下手。

"喵~"

奶黄色的小猫卡在一堆电线中奋力的挣扎着,在托尼把它拎出来以后依然挥动着小爪子,浅蓝色的眼睛带着点模糊的泪水格外的惹人怜爱。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托尼一边给小猫顺毛一边重新链接断掉的线路"你怎么不喊Dummy帮忙?它最近闲到和U玩石头剪刀布……"托尼说着看到了墙角被逗猫棒卡住轮子正在撞墙的Dummy尴尬的咳了一声"咳……当我没说。"

“您不应该让Sunday进实验室的。”

金发管家从培养舱里坐起来,赤裸的上身还残留着些许未干的营养液,修长的手将湿漉漉的短发捋到耳后,淡蓝色的眼睛里是一如往常的冷漠疏离就连声音也是恰到好处的平静淡然。

令人欲罢不能又恨得牙痒痒的禁欲气质。

“别这么严肃贾维斯,不过是只小猫罢了,只是替Pepper照顾一阵……”托尼窝在沙发上逗弄着怀里的小奶猫唇角不自觉的勾起“另外你不觉得它真的很可爱吗?”

“……很抱歉先生,我的情感模块暂时还无法分析出『可爱』的具体含义,但是按照大多数人类的审美这种毛茸茸软绵绵的猫科动物大都被称之为『可爱』”

金发管家从培养舱里跨出来,赤裸着身体从托尼身后拿走浴巾“所以在我清理好实体之前请您不要让实验室的情况变得更糟好吗?”

托尼盯着贾维斯腰以下腿以上的某个部位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另外那个叫洗澡不叫清理实体……”

托尼对着浴室紧闭的门小声嘟囔着。

“一点都不可爱……”

小猫十分应景的喵了一声懒懒的趴在托尼腿上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睛享受着钢铁侠的独家按摩。

托尼从来没想过『可爱』这个词会很贾维斯有什么关系,如果有,那一定是史诗级的灾难——

而钢铁侠的另一个特质就是,非常擅长遇到灾难。

他只记得Sunday被忽然从天花板上冒出来的幻视吓了一跳之后窜了出去碰倒了桌子上的咖啡,然后咖啡正好浇在给冬日战士做了一半的铁胳膊上,铁胳膊蹿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火花之后掉在了地上砸翻了装灵球的盒子,然后在贾维斯推开浴室门的时候Sunday刚好糊在他脸上,而脚边是骨碌碌滚动的灵球。

“这只是个意外贾维斯……”托尼悻悻的的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把那只短路抽搐的铁胳膊捡起来放回桌上。“是幻视先动的手——”

“我很抱歉斯塔克先生。”幻视的声音闷闷的从天花板上传来“我只是想跟您请示一下我想出去散散心。”

“所以你是和旺达吵架了吗?好吧好吧我不问你自己注意点不要随便穿墙吓到人就好了。”

“我的卡随便刷——”托尼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所以您现在可以考虑我的建议了吗?”贾维斯面无表情的把小猫从脸上摘下来顺便弯腰把脚边那颗粉色的球体拾了起来,淡蓝色的眼睛里飞快的闪过许多数据。

“另外您能告诉我这个是什么吗?从成分分析上来看并不是地球的造物……”金发管家停顿了几秒耳后的芯片忽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噪音,紧接着贾维斯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都说了不会有事的……这只是第一次接触灵球的正常反应——”克林特揉了揉差点被震聋的耳朵听着电话那头托尼气急败坏的吼叫。

“如果贾维斯出什么事儿的话你这辈子别想让我帮你升级箭头了!!!!”

贾维斯宕机的时间比幻视要长一些,一直到了傍晚他才重新上线,语气里难得的多了几分困惑“我刚刚是中了病毒吗先生,运行记录中有五个小时的空白。”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我都差点以为又要失去你一次了。”托尼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扁了扁嘴冲着他的管家张开手臂“你不觉得应该给你的先生一个安慰的拥抱吗?”

托尼在被贾维斯拽上床的时候并没觉得哪里不妥,甚至还很配合的由着贾维斯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但是事情往往和他想象的大相径庭,贾维斯就只是搂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蜷缩着腿别扭的躺在他怀里——

托尼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可能是抱了个假维斯。

“ummmm……你是在跟Daddy撒娇吗?”回应他的是贾维斯蹭在他脖子上的毛茸茸的脑袋以及腰上更紧了几分的手臂。

“……”

托尼试图跟贾维斯讲道理“嗯……你不觉得天气真么好我们应该做点别的吗宝贝?”

“今天是暴风雪先生。”好吧看来他还没有完全丧失运算能力。托尼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轻轻推了推贾维斯的脑袋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无辜的水汪汪的蓝眼睛。

“您不喜欢我抱着您吗?”

“也不是……只是你太大只了蜷在我怀里很奇怪啊……”托尼试图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从床上起来然后赶紧给幻视打电话问问那些球体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然后贾维斯松开了环在托尼腰上的手,似乎有些委屈的想了一会儿慢慢的把身体蜷成一小团,修长的双腿对折着贴在胸前用手臂抱着,声音很轻带着点祈求的意味。

“我可以很小只的。”

“您别走……”

托尼瞬间觉得自己仿佛是个拔X无情的渣男。

于是托尼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床上抱住自己其实还是好大一只的管家揉了揉他淡金色的头发,柔软顺滑的触感还带着点柠檬味洗发露的味道。

“您可以摸摸我吗?”贾维斯的声音和往常没有太大的分别就只是语调柔和了许多。

“就像是您对待那些柔软的毛茸茸的小动物那样……我渴望着您的触摸和温度。”

“在我离开您的每一个分秒里,我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您。”

“……我的天贾维斯……”托尼抚摸着管家先生的金发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柔软的吻。

“我也爱你。”

后记1:

清醒过后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贾维斯又宕机了三个小时。

后记2:

“咳……其实你偶尔撒撒娇也蛮可爱的。”

——————————THE END—————————

评论(15)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