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十八』

#声明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忽然更新的阿年
#以及后面有车,晚上补上。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以及这里是『番外一』  『番外二』

“你们这群蠢货到底是在干些什么!“
Jarvis昏倒之前看见了绿色袍子的一角。
“随便谁把这个碍事的家伙拖走好吗?当然如果你们能不所有人都剑拔弩张地盯着我而是帮他包扎一下手腕的话就更好了。”
黑发男子的咽喉和Natasha银光闪闪的剑刃明明仅剩咫尺之隔,那双绿色的瞳孔里却依旧没有半分慌乱——甚至可以说更多了几分讥讽的笑意。
“可都快切到骨头了。”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棕红直发的暴脾气姑娘语气理所当然地不友善。
这事恶心透了。
先是有一个惯犯什么招呼也不打就拿命逞强,接着另一个笨蛋好像以为自己也有自愈力还是怎么着直接往动脉上割,现在又蹦出来一个满脸嚣张的陌生人说什么“你们是想用那套老古董的治疗方法让他最多就再撑个二十年还是让我试试”。
“Nat,别冲动。说不定他真有办法。”Steve眼疾手快地夺下快要捅到对方脸上去的匕首,示意她冷静下来回头看看。
一场鏖战后没有谁还精力充沛,匆匆赶来的博士正用残破的绷带给已经昏迷的Jarvis止血,而Tony的伤...的确远不是棘手一词就可概括的。
“我很欣慰人类也不都是那么愚蠢。”黑发男子走到子爵身旁蹲下,刚伸出手就被Bucky一把抓住。
“还要说第三遍吗?我是真的想帮他,他现在很危险。”男子的眉头皱了起来。
“如果你敢对他做一点与你所说不符的事,你死定了。”

“你也真能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透支血统的招数都拿出来用。”Loki将划破的手指抵在Tony已完全被殷红浸染的左胸上,罕见的暗紫色血液从中滴出,竟然在接触到伤口的瞬间凝成了一层细碎的冰霜屑。原本还在肆意外溢的鲜血像是突然遇到了什么可怕的敌人,再也不能前进半步。
“大名鼎鼎的Tony Stark子爵可要欠我一个大人情了。”他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镂花木盒,把其中为数不多的几颗藤色药粒悉数倒进子爵嘴里。
“先把借住当作还债的第一步怎么样?”Loki甩掉手上残存的血珠,面对着伤口逐渐开始愈合的血族扬了扬嘴角。
狼人族的特效疗伤药,没有幻象能力就是再过八百年也没人能从首领密室里顺出来。
这下,身后的那帮家伙应该也不会再多嘴干涉了吧。

子爵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了。
不然为什么感受不到理应到来的痛感而且一睁眼就看到一个穿着黑底深绿色暗纹的家伙坐在自己城堡的沙发上喝着自己的白葡萄酒?
“醒了?”
对方抬起头,宽大的鹿皮风帽下露出的先是熟悉的水晶绿眸子,然后是轻蔑的薄唇,和记忆中某个轮廓不谋而合。
“准备跟我聊聊你那个金发碧眼的小情人吗 Anthony。”

“...Loki?!”
好吧这下看来扯到伤口还是有点痛的。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弓箭手往客厅的方向撇撇嘴,“看起来还真跟Tony认识。”
“你想知道你倒是去把人家的名字问出来啊。”Natasha拉开椅子起身,“那个...我去楼上替一下Banner,他一个人盯着Jarvis太辛苦了。如果Pepper那边来了什么消息记得告诉我。”
“好的恋爱中的Romanoff小姐。”
“Shut up.”

“...Doctor Banner?”人类睁开眼,嗓子干得要命,手腕还在疼。目光所及是熟悉的帷帐和天花板,他忽然有一种深切的恐惧。“Sir怎么样?!”
“天你的手别乱动……放心吧他没事。”
“没错,有个傲慢的家伙救了他。”Natasha推门进来,“......别那么惊讶地看着我行吗你们两个,我是来确保没人想绑着绷带跑下床去看他家主人的。”

『卧槽……Loki你不能这样我们好歹几百年的交情了你别忘了你小时候被狼人追着打的时候还是我救得你……喂喂喂你你你别过来啊救命啊啊啊——』
楼下传来子爵大人凄惨的叫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等Jarvis一行人冲出房间的时候只见刚刚还高傲的不食人间烟火的Loki先生正以十分不雅观的姿势倒在羊毛地毯上,上好的葡萄酒顺着他油亮整齐的头发淌过他微微抽搐的嘴角,瘦削脸上还糊着一只颇为眼熟的小蝙蝠——
“很好,Anthony Edward Stark……”
“不关我的事啊谁让你用血统威压逼我现原形的——另外别叫我全名我我我才不会怕你呢”
小蝙蝠嗖的一下窜进人类管家的怀里用小翅膀把自己包了起来继续嘴贱的调戏着那只濒临爆发的绿眸血族。
“上古血统了不起哦……我跟你们讲哦Loki的原型其实是只——”
室内的温度骤降了十几度,在场的诸位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哆嗦,人类管家适时的捂住了自家Sir的嘴并默默的把它拖回卧室并带上了门。
『Laufeyson先生,浴室在左转第六间。』
来自人类管家善意的提醒。
『另一个储酒柜在地下室。』
来自打了好几个喷嚏的Natasha.
“显而易见这不是我的错,你是没看见刚才那家伙唬着脸欺负我的样子……”
狡辩来自床上,嘟嘟囔囔着重新变回人形的Tony从厚重的被子堆里坐起来。
Jarvis没有马上搭话,他的小管家正在用没包纱布的那只手推锁闩。
单手完成这个动作要比双手慢上不少,子爵有一些时间来眼前看背对他的人类。
Jarvis手腕上的纱布包扎得不甚美观。Banner大概是想努力打个蝴蝶结,但对于一个单身多年的医学狂人你永远不能真期望他能打漂亮的绳扣。
不管是否是出于这个原因,红白相间的纱布都很突兀地引起了Tony的负面情绪。
〖这是因为我。〗握拳的动作扯到了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但这并非疼痛的根源。
『喜欢?我看那个孩子和你一样,爱得都快发疯了。』
Tony想起Loki佯装轻佻的字句,刨除那家伙自己闪烁不定的神情,留下的每一个字都让子爵惊心。
上一秒还在不正经调笑的血族没头没脑地光着脚下了床,对几步之外的真丝拖鞋熟视无睹。卧室的松木地板对他来说是温热的,他不打招呼地走向门口,等Jarvis反应过来的时候Tony的手已经环上了他的腰,磨蹭了好久的锁闩被干净利落地一推到底,铜器间撞击声响清脆。
“Sir……您自己的伤还没好……”
Jarvis没想到自己就这样被托着腰按在了墙上,他的主人一言不发地撬开他的嘴高纯度的血液和唇舌一起纠缠上来。
子爵心想这么做的理由可多了。为了防止你先开口责备我逞英雄,为了你这个小崽子不天天缠着带血的纱布让人看了心里别扭,Loki的药把透支的纯血都补回来了还差你这点吗?

再说了,给你治好了单纯吃口肉不行啊。

“您又胡闹……”

人类管家叹了口气惯性顺从的弯下腰回应着那个掺杂着些许血腥气味的吻,感受着对方微凉的唇吻渐渐染上自己的温度,怀中切实柔软的触感让他原本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修长的手纸拂过子爵似乎长长了不少的棕发温柔的加深了这个吻。

『Welcome home sir.』

日常带Sir @温凉凉和热冷冷

@poker 更新啦

评论(3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