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十六』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失踪人口诈尸,对不起上学太忙无法更新_(:з)∠)_
给小天使们比心心,不会坑的我爱你们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以及这里是『番外一』  『番外二』

前期的情况还算乐观,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他们这一线摊上的都是些血统纯度不高的狼人。

Natasha还有空用杂七杂八的问题骚扰Banner,Barton嚷嚷无聊,Bucky和Steve更是擦武器擦着擦着就不知道擦哪去了。至于Tony自己,也乐得把时间消磨在给Jarvis寄回的信里玩些老套的文字游戏上。

但局势很快就出现了变化,狼人首领的长子Thor即将抵达东线。Friday的传音里说虽然现在狼人贸然开战的原因还没有完全查清楚,但根据情报多半和Thor那个失踪在两族交界森林的弟弟有关。

不到三天,狼人的先头部队就从利爪都还控制不好的普通士兵推进到了人狼形态转化自如、力量速度翻倍的王室亲卫,血族阵营开始出现伤亡并且不断扩大。

现在谁都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虽说对付这样级别的狼人他们几个还不至于吃力,但接连不断的高强度战斗也着实让众人有些疲惫。

战斗总是在夜里进行得最为激烈,月光下狼人的本能被激发得更加彻底,于吸血鬼而言却没有这项馈赠。

写信这种事是想都不用想了,子爵只能每天让士兵传条口信给帐篷里的Jarvis和Banner。其实前后方一共不过几公里远,他却抽不出一丁点时间过去陪陪他的管家。
Tony的秘咒武器是在第五天清晨开封的。

对手当然已经不仅仅是亲卫队,狼态时额间雪白,精锐战士的标志。速度还有些差距,但力量绝不在自己之下。

暗红色的寄生藤扎进手腕,剑刃吸收了高纯度的血液而颤动起来,发出轻微的嗡鸣。血液对血族来说就是生命,成员不该轻易动用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武器,新伤旧伤摞了一身的子爵更不该。

但如果他想站在这片战场上,而不是倒在这儿,如果他想快点让这场不明不白的战争结束,他只能这么做。

后果就是本来休息时间就被压缩到一天只剩一个来小时的Tony根本就睡不着--太冷了。就连摄食都难以消除的深入骨骼的酸冷。

上帝保佑Jarvis这个点已经睡了,虽然契约只能实现微弱同感但这要让人类知道了恐怕又会担心。

子爵翻了个身让袍子裹得更严实了一点。

黄昏时分Friday曾发来过传音。血族派去侦察的成员失去联系,狼人族里潜伏多年的内探也突然被悉数拘捕。这场战争远不是一个任性的哥哥为了弟弟大打出手这么简单,次子失踪只是个由头,恐怕背后有狼人族的其他势力操纵。Pepper叮嘱他千万小心。

天边晓色渐起,今天是情报中说的狼人军队集结完毕的日子。不出意料,会是总攻。

耿直不做作的血族士兵们最开始是唾弃后方帐篷里住着的那两只人类的,毕竟在他们眼里那就是贵族们闲着蛋疼豢养的宠物或者奴隶之类的东西。

在家里玩玩也就好了为什么要带到战场上来?做储备粮什么的都不够塞牙缝的好吗??上头到底是怎么想的还要我们务必保证他们的安全,腐朽的贵族政权——

保护两个人类什么的简直逊毙了。

于是负责保护两人安全的小Peter今天又被同伴笑话了一通,委委屈屈的抱着一筐不知名的草药钻进了帐篷。
Jarvis先生,Stark子爵的口信。

『那群狼人弱的像狗崽子一样你不用担心顺带着Natasha问Banner要不要吃烤狼腿——』

听着少年一本正经的转述某个没正形的家伙传来的口信儿正在煮药的Jarvis禁不住笑出了声,无奈的伸出手揉了揉少年浅棕色的卷发。

『他们又欺负你?』

『嗯QwQ……』

『我改天帮你揍他们。』

小Peter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你大概连我也打不过吧但还是诚恳的跟Jarvis道了谢。

『谢谢您,我自己可以的。』

Jarvis从身后的架子上拿了一瓶墨绿色的药水递给Peter。淡蓝色的眼睛里带着些许疲惫。

『你能帮我把这个送给Stark先生吗?这是改良之后的乌头草提取液,把它涂在武器上能对对狼人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我之前跟驻守的将军提过,不过我估计他大概是随手就扔了吧。』

不会撒谎的小Peter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相信我,前线的战况绝对没有那么乐观,我希望能帮到你们,以我背负的契约起誓——』

请你务必相信我。

『可是我要负责你们的安全……』

『安个毛的全——』

一向好脾气的医生裹着毯子一脸绿线。

『你去告诉Natasha别仗着自己恢复能力强就横冲直撞的,再不好好保护自己我就冲到前线去吸血鬼狼人一起砸——』

『我们其实挺厉害的』

Jarvis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你要不要试试?』

Peter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帐篷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攥着那个瓶子狂奔在通往前线的路上了。

#梅姨人类好可怕Qwqqqqqq#

Jarvis失眠了。

右手手腕间歇性的刺痛,浑身冰凉如坠冰窖。

看来那群狼崽子是真的不好对付。Jarvis翻了个身攥着蓝宝石袖扣祈祷着Peter能尽快把药送到。

『Sir……』

您一定要平安无事。

破晓时分,一声尖锐的不成音嘶叫惊醒了所有还在困倦中的血族,空气中顿时充斥着的刺鼻的血腥味和狼人们毫不掩饰黏着的气息,几百只狼人从四面八方冲进了营地,撕咬着慌乱中的血族。

『该死的……放哨的人都是吃猪血长大的吗?』

驻守的将军一边手忙脚乱的驱赶着扑上来的低等狼人一边组织身边的士兵进行反击。

『你应该考虑的是他们究竟是怎么把气息隐藏的这么好的。』

一只银箭破空而过精准的射中一只狼人的心脏。

『或者说,是谁帮他们过来的。』

『什……』

Jarvis丢下一脸惊愕的将军,紧赶几步加入到混战之中,晃过神的血族们一脸错愕的看着Jarvis一剑把高他两头的狼人捅了个对穿钉在树上,浓腥的狼血溅了他一身,苍白的脸上染着大片猩红,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这还是人类吗?

软弱无能的人类?

开什么玩笑……

『把我给你们的药抹在武器上——』

『我们没时间了,太阳快升起来了。』

那场战役是惨烈的,无论对血族还是对狼人,狼人的首领怎么也没想到血族后方阵营里居然还会有两个怪物一样的人类,他们抹在武器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就算是乌头草的浓缩液效果也没有如此霸道,而且那个绿色的人类——不那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像小山一样的巨人,刀枪不入,敌我不分……他永远无法忘记他像撕纸一样撕碎自己同族的时候的那份深入骨髓的恐惧。

他带来的人折损了近一半。

不过血族那边也没讨到好。营地里所有的设施都被发狂的Hulk砸碎了,即使在Jarvis的帮助下血族一方也折损了近三分之一的人,剩下的不是失血过多就是被太阳灼伤失去了战斗力,少数纯血统的血族还能勉强站着,不过也是强弩之末了。

狼人的首领忌惮的看着小山一样的Hulk不甘心的嚎了一声,愤怒的狼人们相互回应了一声开始大批的撤退,很快的消失在密林之中。

Jarvis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狼血,把斗篷扯了下来对着四处砸东西泄愤的Hulk默数三秒『3……2……1……』

像小山一样的Hulk在众人惊愕的眼光中轰然倒地,在一阵巨大的烟尘之中重新变为人型,Jarvis则贴心的给赤身裸体的医生披上斗篷。

『欢迎回来,Banner医生。』

『Jarvis你一身狼血离我远点——』

『彼此彼此……不过我们现在最好赶紧把抑制吸血冲动的药挖出来不然我们就要被当成战后甜点吃掉了。』


血族众:不敢吃不敢吃——



后来听说参加过这场战役的血族们后来都选择了吃素【大雾】

日常带Sir @温凉凉和热冷冷
@poker 双更~

评论(1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