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十五』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文力下降,复健中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以及这里是『番外一』  『番外二』

“您也可以咬我的……”

“闭嘴,去调酒”

“哦……”

今天也秒怂的Jarvis默默的缩回吧台老老实实的调着酒,子爵暗地里揉了把操劳过度的腰换了舒服点的姿势斜靠在沙发上,看着对面日常腻腻歪歪互喂食物的Steve夫夫觉得即使看了这么多年还是辣眼睛——

“所以……成为血族的感觉怎么样Cap.?”

Tony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摇着杯子里淡红色的酒液,借着皎洁的月光打量着他重获新生的老朋友,试图从那双温柔坚定的蓝眼睛里看出点别的什么来。

“能够熬过'饥渴期'还恢复的这么快的人类,你算是头一个了。怎么说……我是应该恭喜你正式成为Barnes家族的一员还是应该恭喜你加入吸血鬼这个亲切友好的大家庭?”Tony并没有刻意炫耀血统纯度的意思,只是本能的稍微提高了一点威压想考验一下这个新生的族人。

又或者是嫉妒。

“Tony!”Bucky似乎有点不太高兴的打断子爵的冷嘲热讽,护犊子一样把比他高壮许多的Steve护在身后。“不许欺负Steve!”

“别紧张小胖子,我没别的意思。”子爵收回自己的威压举手表示投降“能让Cap.屈服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或者早死了……嘿别冲着我扔李子!你有本事去和Peggy阿姨理论——”

Peggy Carter,前血族王室十三骑之一,对狼人特战部队队长,血统纯正,冷艳高贵,
Tony老爹的绯闻女友之一,血族所有年轻姑娘小伙们的启蒙老师兼童年阴影——

打个比方……你见过被揍哭的子爵吗?

不过也多亏了她的铁血教育Tony这一代的夭折率是历史上最低的。

所以说在“让人屈服”这个层面上大概只有这位'队长'可以和Steve想相提并论了,如果不是Peggy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回核心区长眠了还真期待他们两个的会面。

好像意外的很配——

“其实熬过了'仪式'和'饥渴期'就没什么了,除了不能晒太阳不能吃太硬的食物之外和之前没什么不同……”Steve及时阻止了即将掐在一起的两个幼稚鬼,眼神坚定的看着子爵仿佛还是那个生长在阳光下的人类,明亮的刺眼。

“这是我的选择。”

这是我的选择——

真是自以为是的话……子爵看向枕边的人类,看着浅金色的睫毛随着他的呼吸轻微的颤动着,透过柔软温暖的手掌感受到沉稳有力的脉搏以及胸腔里跳动着的鲜活的心脏。

他的Jarvis,他的小管家。只要是他希望的Jarvis没理由会拒绝。

只是那些漫长的,黑暗的岁月……

真的可以让他陪自己一起吗?

子爵又双叒叕一次失眠了,

“Sir,有您的信。不过信封的颜色很奇怪,是红色的……”子爵下棋的手顿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接过那个信封,并毫不意外的在上面看到了长老院的火漆印,暗红色的印章,仿佛干涸的血迹一般触目惊心。

『赤色通缉令,外敌入侵,急召。
    见者,杀之。』

他是第一次和Jarvis吵得这么厉害。

“不行Jar,我再说一遍,不行。你不能跟我一起去。”Tony头疼的看着密室里成排的武器背对着身后的人类语气十二万分的肯定。

见鬼的赤色通缉令,长老院那帮死要面子的老顽固不到危急关头绝不会轻易拿出这西的,连子爵级别的贵族都惊动了,说明对方至少也有十代内的高血统战力。

只有老对手加死对头狼人族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只是吸血鬼和狼人族自缔结了合约之后已经几百年没闹腾过了,那帮长毛的家伙突然发的哪门子疯?

“我已经成年了先生,我不会给您添麻烦的,况且Romanoff女士也认可过我的格斗技……”Jarvis辩驳道。

“你到底明不明白这不是谁给谁添麻烦的问题?我要去的地方是战场不是什么公平正义的格斗比赛,那里到处都是血族和狼人,而你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没有任何的优势也没有自愈能力……”子爵的声调不自觉地高了起来。“你会死的知不知道?”

子爵没有危言耸听,狼人是唯一恢复能力凌驾于血族至上的种族,如果不能将匕首刺进心脏或者捏碎他们的咽喉那些家伙就是失血九成都能再次扑上来。他上次和狼人交锋狼狈到差点送了命,虽说有刚成年缺乏战斗经验的原因,但对方的实力也的确可怖。

“……Rogers先生都被允许参与了,我基本上能和他打个平手的。”他的管家先生倒是很懂得谈话中避其锋芒的技巧,带着些许金属质感的声音依旧不依不饶。

“那是以前,现在你再和他打试试?”Tony头疼地想为什么Barnes那两口子就不能起到点正面作用。

“典籍上记载如果契约另一方在附近,主导缔结者的能力也会小幅度提高。”

很好现在Tony已经开始考虑把藏书室锁起来了。

“你想让我在战场上还要照看着点什么回复力都没有的人类?那点提高的能力还不够补上分心的失误呢。”

Jarvis还是坚决的站在他身后,子爵第一次对人类管家的耐心感到厌烦。他为什么不能闹个脾气然后放弃跟自己一起去前线这个愚蠢的想法转身就走?

没有闹个脾气是因为Jarvis看的书真的足够多,多到他能认出来Tony面前这些带着异色纹路的刀具是靠吸收主人血液发挥威力的秘纹武器。

他的确没上过战场,但他知道Tony面对的是什么。

就像Tony绝对不会给他的人类管家在战场上受一星半点的伤害留可能性一样,Jarvis也绝对不会给这个什么都喜欢往自己身上揽的自大狂用命逞英雄的可能性。

“我一定要去sir,哪怕您只让我留在后方等着也行。如果您坚持不带我的话,那我会顺着契约的指引自己找。”言下之意哪个更安全子爵应该再清楚不过。

天杀的小混蛋……Tony皱着眉揉了揉生疼的额角,他知道这种事Jarvis真干得出来“那我要求你必须一直待在帐篷里,离开半步都不行——”

子爵刚转过身想让对方的亲口保证,嘴就被管家的吻堵上了,人类钴蓝色的澄澈瞳孔近在咫尺。

“I promise.”

他突然觉得再说什么都有点多余,毕竟相拥之人的怀抱温暖而有力,心脏的跳动令他安心。

“I love you sir……”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满头绿线的班纳医生抱着药箱在帐篷的角落里瑟瑟发抖,脖子上是新鲜出炉的招摇的不行的艳红色玫瑰铭纹——Romanoff家的家徽,娇艳的玫瑰下面还十分体贴的纹上了Natasha的名字……

体贴个吸血鬼啊!

博士面无表情的掏出纱布把脖子里三层外三层的缠了个结实揪着纱布的一头怀疑人生。他不过是听说了子爵他们要去打仗的消息所以去Natasha那边送点可以避免血族被太阳灼伤的草药种子而已。

大家这么多年朋友了……对吧,纯洁的友谊。毕竟人家是血族贵族我不过是个人类医生什么的,

所以在人家眼里自己大概就只是个草药茶之类的东西?嗯,吸血鬼好像也不怎么喜欢喝茶。

所以作为朋友留下来喝几杯酒也没什么的吧。

我记得我酒量挺好的……啊……

所以第二天赤身裸体的在人家床上醒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虽然也不是没想过……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标记我经过我同意了吗???什么叫打完仗就结婚你这在立Flag好吗????

【医生你跳戏了……】

“Banner医生……”

Jarvis的声音适时的响起避免了医生用纱布把自己勒死的惨剧。

“您还好……”

“不好。”

“Um……Romanoff女士传信回来说……”

“怎么了?前线战况吃紧还是——”

Jarvis停顿了一下面色有些怪异但还是诚恳的转达道“Romanoff女士说……狼人地界的曼德拉草长得特别好要不要顺路挖个几十斤给你——”

你是来打仗不是来调情的啊Natasha!!!!!!

加急战报你就用来做这个????

痛心疾首的医生准备把自己这个祸水勒死。

Jarvis则默默地把子爵传回来的那封信藏进了怀里。

#祸水x2#

日常带Sir @温凉凉和热冷冷
更新啦 @poker  @霁k_

评论(24)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