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十四』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做表到深夜睡不着努力更新的阿年

#三次很忙很累,尽力更新_(:з)∠)_哭唧唧求评论投喂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以及这里是『番外一』  『番外二』

       所有人都能看出Jarvis最近心情很是不错,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丰富了起来甚至会在调酒的时候哼起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小调——相比之下子爵的脸色似乎不是那么好看,总是窝在沙发里捂着腰暗搓搓的盯着管家先生敞开的领口里的白嫩的脖子,淡金色的契约花纹蜿蜒到精致的锁骨处,偶尔也会有白皙结实的胸肌从似乎小了点的衬衫里露出来。"Sir?"人类好听的声音在血族头顶响起,温热的吻比冰凉的石榴汁更早到达血族的嘴唇,那条过分的舌头甚至挑逗的在血族的唇角轻轻扫了一下,天啊这蠢孩子是真的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子爵大人终于忍无可忍的把管家拽倒在沙发上,瞳孔微有些泛红,尖牙搭在唇边威胁似的跨坐在管家身上,冰凉的手指搭在Jarvis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道"你这样诱惑我是很危险的你明白吗?"明显不明白的管家先生不仅把衬衫往下拉了拉小爪子还不安分的摸上了子爵的腰。

        这小混蛋——

        于是所有这样类似的事情结局也不过就是一场同样激烈的运动。地点甚至已经从大卧室的床上过分到了餐桌边上,多亏了厚厚的羊绒地毯他们才不至于三天换一套餐具。不过每次做爱之前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不怎么有威慑力的警告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要知道签订契约并不等于就不会再伤害对方,这个东西的本质是站在对立面的,代表着你情我愿不用废话的供血关系。

        但Tony不想再伤害Jarvis,即使他的小管家对此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意思。但那是Jarvis,他爱他,保护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把牙齿搭在他脖子上吸取血液。

        他连这个可能性都不想留。

        “代血剂?”埋在一人高的书卷堆里的Banner医生抬起头,“你认真的?”

        “我要是开玩笑就不在这等你查那个该死的药材名称一个下午了。”子爵大人摇晃着烧杯里的杜松子酒吐槽这么多年一直不肯买一套像样酒杯的抠门医生。

        “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Banner抱着终于找到的线装旧图册挪回实验台旁边“代血剂虽然起效后能完全代替新鲜血液作为食物,不会影响能力和寿命,但是前期要同时服用大量抑制类药物……”Banner狐疑的看了Tony一眼实在不明白一向享乐至上的子爵为什么要自己找罪受。

        “即使这样机体对血液的渴求还是会极其强烈,对高等吸血鬼来说尤其痛苦"是吧,我又不是不读书。”Tony轻描淡写地截住话头,“你就直接说帮不帮忙吧。”

        “左边第三个书架那本红色封面的书帮我拿过来,按里面的配方能少走点弯路。”医生坐下来擦了擦眼镜朦胧的望向不远处城堡里亮着的灯火。"
  
        不用问也知道是因为Jarvis吧。

        Tony是血族中出了名了的花花公子,睡过的人可以肩并肩站满整个城堡,但他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床伴,各种意义上的——如果他认真起来的话就另当别论,他曾经为了Pepper遣散了封地里所有的奴隶,把家族管理权拱手让人,分手的时候连眼都没眨就把自己的使魔送了人,这次又开始研制代血剂防止伤害到Jarvis……医生想起Natasha借着酒劲跟自己说过的话。

        “我他妈有时候都羡慕那个家伙喜欢的人——”

        子爵最近进实验室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虽然他平时就喜欢鼓捣点小东西打发时间但这次明显不同,光是查阅的典籍就可以堆满半个书房,验算推论的草纸堆起来有半人高。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血族拒绝了Jarvis的帮忙甚至还打发他去巴恩斯的城堡住上几天,还说什么小别胜新婚——

        医生拍了拍一脸委屈的小管家先生让他放宽心随后就被子爵拉进小黑屋继续某项的不可说研究了。

        "所以Tony那家伙居然真的舍得赶你出来?"

        心直口快的巴基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人类散发出来的怨气,歪头咬了一口Steve递过来的李子顺势躺在他饱满的胸肌上吃了个豆腐。

        "安啦~Tony可能只是忽然想要搞个事情……你知道的,他从出生开始就不那么安分,上一次他背着我们去龙岛上偷龙蛋险些被一条黑龙拍死——不过你放心他是我们之中血统最纯正的,别的优点没有,抗揍总还是——喂Steve你放我下来!!!"

        被捏了某个不可描述部位的正直的Steve先生扛起胡乱踢蹬的某只跟Jarvis道了歉就面不改色的快步走进了卧室。

         应该说不愧是他们两个的日常么……Jarvis无奈的整理好桌上杂物准备给Potts小姐写封信。

        不管怎么样先生的安全才最重要。

        半夜的时候Jarvis被玻璃破碎的声音惊醒,接着月色从床上翻下来攥着匕首挪到楼梯口处,空气中隐约传来一丝血腥味儿,强化过的五感使他很快发现了倒在台阶上的Steve,手边是碎了一地的水杯。

         "Rogers先生你还好吗?"Jarvis把Steve扶到客厅的沙发上,Steve靠在他身上缓了一会儿才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吵醒你了……能帮我倒一杯糖水吗?" "你这是怎……"Jarvis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目光停留在Steve脖子上那个尚未愈合的牙印上,而当事人却像是习以为常一般将领子竖起来遮那个有些怕人的伤口"巴基偶尔也会控制不住自己,只不过最近的吸血的频率有点高罢了。" "先生从不主动吸我的血,即使我知道他十分想要。"Jarvis垂下眼眸,冰蓝色的眼睛在一片黑夜里漆黑如墨色"我明明可以的……"

        "Tony总有他自己的道理,你知道的,他总是爱你更多。"

        如果想要长久的陪伴,总要有一方做出牺牲的。

        “咳……这他妈又是什么东西?”子爵看着Banner手里的绛紫色不明液体胸口那股甜腻又酸涩的感觉更厉害了,“不是说代血剂的颜色会和血液相似吗?”

        “新配方的抑制剂。你的身体抗性太强,普通的抑制剂起不了什么效果...还要来吗?” 医生的眼里多了几分试探。“我保证如果我喝死了你半块金币都别想再从我城堡里拿出去买书买锅。”Tony咬了咬牙花了好大劲才控制住自己不把这杯恶心的玩意儿扔到窗户外面去。他们闷在实验室里已经三天了,仅仅摸出些头绪。唯一值得庆幸的是Tony不用担心伤到实验陪同人员——Banner变绿之后力气大到能把他扔出半个森林。

        要不是有Jarvis我才不受这个罪呢……子爵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摇晃着那杯迷之液体。血族长期不摄食的滋味很是不好受,他的身体现在冰冷僵硬得吓人,更要命的是头疼,好像整个森林的虫子都跑到耳边嗡鸣一般的难以忍受。

        清晰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博士从锁眼里往外看了看。“是Jarvis,估计是回来拿东西的……怎么说?” “当然是赶紧把他支走啊什么都别说。”Tony有气无力的摆摆手,等Banner出去之后子爵才反应过来,你他妈手里还拿着试剂呢混蛋!!!

        "午安医生,冒昧的问一句我能知道您手里那杯绛紫色的不明液体是什么东西吗……"管家先生端着两杯刚冰镇好的石榴汁站的笔直,目不斜视的盯着班纳手里的试剂和身后实验室的门似乎随时有可能冲过去把门踹开以及把某只吸血鬼拎出来。班纳看着面前那个早已高了自己半个头的青年咽了咽口水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怂,一定不是因为Jarvis给他做了这么多年饭的关系。

        "ummm……这个是…是治疗胃病的药剂。"
    
        好吧冒着泡翻腾的谜一样的液体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给猩猩用的——"

        好吧越描越黑……正当医生绞尽脑汁思考怎么糊弄过去的时候子爵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宛如天籁。

        "Jar你把饮料给Banner就好你去歇着吧我们还有点事要……"子爵的话还没说完人类的手就已经搭上了门板,语气无比的认真诚恳"我觉得我们应该谈谈先生。"

        人类身上若有若无的酒香和血液的甜味在血族的感官中无限放大,很多天没有进食的子爵现在只想把Jarvis摁倒咬上一口——沉重的木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里面还传开了上锁的声音而且不止一道锁。门外只留下Banner和Jarvis面面相觑。

        所以你他妈的把我也关在外面了啊!!!交友不慎的医生正在想如何以正确的姿势溜走。

        Tony倚在门上感觉胸口闷的要死,他第一次这么厌恶自己的血统纯度。外面有人在拍门,Jarvis还是Banner?冷汗顺着脖颈流下来砸到地上,他几乎连这个都听不出来了。尖锐的指甲无意识的弹出又被子爵狠狠地掐进肉里,伤口一瞬间绽开又迅速愈合只剩下几滴血液顺着手心坠在地上。"别进来Jarvis……"他不知道这样有没有减轻声音里的颤抖,他现在只是希望这扇门足够结实不会被自己控制不住一巴掌拍碎"Sir您怎么了?!"脖颈上契约传来的灼热感让Jarvis察觉到了异样,他转头看向博士语气不自觉地加重"Sir他怎么了?"

        "……是代血剂。"Banner在Jarvis的眼神中败下阵来解释道"他现在正试图在戒掉对血液的依赖,抑制类的药物不可避免会对身体产生一些副作……"

        门的另一边Tony几乎已经滑坐到了地板上。见鬼的为什么Natasha不在,让她给我一拳什么的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而Jarvis不愧是Natasha手把手教出来的好徒弟,就连踹门的姿势都如出一辙天知道他是怎么把实木门踹出一个洞的,目瞪口呆的子爵只能浑身无力的任由Jarvis把他抱了起来,公主抱!那小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医生默默地遁逃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Sir……Sir……"Jarvis的声音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子爵的视线有些模糊,看不清面前人的脸,但听觉和嗅觉却一下子灵敏了起来,仿佛能够听到那白皙脖颈之下血管里流动的新鲜血液的声音,柠檬味的浴盐也变得甜腻起来,想要咬破那层薄薄的皮肤去品尝他渴求已久的……新鲜的血液。Tony的喉咙里发出几声压抑着的音节似乎是在努力克制些什么。Jarvis似乎是叹了口气拉起Tony的手,借着尖锐的指甲划开脖子上的皮肤,温热的鲜血滴在子爵冰凉的手心上,柔软的吻虔诚的落在额头。

        "没关系的先生……我爱您胜过一切。"

        理智的那根弦终于彻底崩断,Tony尝到久违的腥甜,鲜血流入喉咙的时候血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本能的想要索取更多,但好在大脑清醒过来的速度也足够快,他只是将伤口流出的血液咽进肚里就住了口,舌尖轻轻舔过管家先生脖子上的伤口微微皱起眉头"你简直是在胡闹Jarvis……"子爵有些责怪意味的吻过管家先生嘴唇和脸颊"这种情况下我很可能会失手杀了你的你知道吗?"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回来的吗?

         "您不会的……"管家先生回抱住子爵,弯起的唇角追逐着子爵冰凉的吻,语气温柔而坚定"而且我的身体很好足以提供您所需的血液。"

        我真的可以的……

        你知道的,子爵总是拿他的小管家没办法,于是子爵十分幼稚的伸出手把管家先生梳的整整齐齐的金发揉乱成一团。
 
        "都怪你,这个操蛋的戒血过程还要重新再来一次……不行!这次你撒娇也不行!"

        #所以代食剂的研发还是失败了#

        又是一个美丽的清晨,子爵大人捂着操劳过度的腰哼唧唧的看着趴在自己身边睡得正香的人类——这小混蛋简直就是个祸害!子爵大人黑着脸在人类翘挺的屁股上甩了一巴掌踢开那双大长腿迈下床辛劳的去觅食。

        日子过得苦。

日常带Sir @温凉凉和热冷冷
@poker

评论(18)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