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德云女孩,日常佛系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七』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三更成就达成√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以及这里是『番外君』

        子爵冷着脸的将手上沾染的冰冷鲜血甩回对方脸上,赤色的瞳中满是轻蔑。血族虽然拥有绝佳的自愈能力但并不等于无限,比如他面前这个腹部被钢索洞穿钉在石壁上的家伙。

       "缩头缩脑的胆小鬼……你们族长的口气不是很大吗,就只会欺负低等的人类耍威风?"黑袍遮盖下几处浅淡伤口安静地恢复如初,这种级别的对手对他而言根本算不上威胁。一个或是一百个,在纯血统的压倒性优势面前几乎没什么区别。"你…为什么会……"大量的失血让重伤的血族几乎无法维持稳定红瞳状态,浑身战栗着望着面前的子爵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眼。两族之间的纷争通常族内贵族不会出手,一则纯血种对这种低级吸血鬼就能解决的战争向来不以为然,二则隐藏实力是避免猎手或好战的狼人找上门的有效途径。他把信送到Stark子爵的城堡也只是为了挑起家族的集体对抗,他们有苦心潜伏多年的内奸这张王牌,兵行险招随机应变没准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但计划之外的是传闻中玩世不恭的子爵非但没像他们想的那样把这件事情汇报长老院后撒手不管,反而自己查清了情况,带着几个血统同样纯正的贵族狠辣决绝地把反叛势力抹了个干净。

        "怎么不会?子爵无声地笑了,身上散发的巨大威压将面前的血族又钉进石壁几寸,暗红色的血液喷溅出来却一滴也没有沾在子爵的身上。"你们这个小手段最大的失误——就是选了我。"

        "你的长亲有没有教过你……不要乱动Tony.Stark的东西?"

        回程的路上子爵一直靠在马车上没说话,他多少也有些累又不知道怎么面对Jarvis。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提这次家族纷争的事情,也不会让Clint多嘴。血族内部十清九浊人类卷进来与死亡无异。

        "Tony……"Rhodey有些担心地拍拍子爵的肩膀"虽然这次没出什么意外但这样还是太危险了……这种事交给Fury他们去管就"驾车的Natasha轻轻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老好人的话"这件事都过去了,少说点吧乖宝宝——"红发姑娘用余光瞄了子爵一眼,无比希望自己猜想的答案不是真的。

        Jarvis早几天就回了城堡,推开大门的时候激荡起一大片灰尘呛得的他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不过是几天没有收拾而已,就脏乱成这样……少年拎起几只霸占了他主人床位的蝙蝠丢到后院,挽起袖子开始打扫,将满地破碎的玻璃,染血的地毯和乱七八糟的心情也一起收拾起来,就像往常一样,等着Tony回家。一天,两天,三天……他足足等了半个多月,吃光了城堡里所有的存粮。他没有一日不在噩梦中惊醒,梦见被或熟悉或陌生的血族扑倒在地,拧断脖子,喝干血液,梦的尽头那双原本温暖的焦糖色眸子里充满了轻蔑……

      『管家?不过是换个好听的称呼罢了……没人会真的在意一个奴隶的死活』

        "S…ir……"人类在晨光中猛然坐起哽咽出一声变了调的呼喊,回应他的只剩一片寂静,少年瘦削的双肩不可抑制抖动着长长的呼出一口带着白霜的吐息。
     
        快要到冬天了么……

        Jarvis顶着浓重的黑眼圈从床上爬下来,准备下山去买一些食材,恍惚间听到一阵门响,身体比头脑先反应过来,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门口,呆呆的盯着面前的血族一时忘了如何言语『……Welcome home sir.』许久才找回了声音的少年用有些沙哑的嗓音掩饰着内心的激动,在像往常一样想接过血族身上的袍子的时候却被血族刻意避开了"不必了……你去歇着吧。"疲惫的血族没有走向沙发或者酒柜而是径直回了自己的卧室。"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Tony只睡了几个小时,醒来时窗外正值日光最盛的午后,他能想象到它们虽然明亮但并不带暖意的样子。圆桌上留的字条说明Jarvis出门买东西去了。子爵回想起进门时对方一下子亮起来的眼睛,蓝莹莹的像擦亮了火柴一样漂亮。

        但我把它熄灭了……子爵闭上眼睛不愿意去回想少年的神情,耳边又浮现出Natasha那句充满叹息的暗语。

        红发血族对着即将亮起的天空吐出一个浅淡的烟圈来,雾蓝色的眸子里是子爵看不懂的神色,露出的一节小臂上刻着一道抹不去的疤痕。

       “没必要Tony。人类是世界上最难捉摸的物种,你怎么知道他不恨你。”

日常带Sir@温凉凉和热冷冷
本章短小虐,勿拍 @poker

评论(1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