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年

贾尼本命……当然尼贾也吃【喂】专注撒糖小天使,更文需鞭策【不要大意鞭策我吧(´ε` )♡】

【贾尼贾】储备粮二三事『四』

#血族子爵x储备粮贾

#这是一个闲来无事玩养成的血族养成不成反被艹的悲情故事

#前期尼贾养成,后期贾尼反扑

#起床之后就努力更新的阿年

前篇在这儿『一』   『二』   『三』
以及这里是『番外君』

        不管怎么样Jarvis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睡在自家主人的床上的时候内心是惊吓的,尤其是当他发觉自己正以一个十分不雅观的姿势手脚并用的缠着血族的腰——嗯……主人实际上有小肚子的这件事情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正当少年准备偷偷撤回自己的手脚以免被有起床气的血族当成早点吃掉的时候,一只冰凉的手掌搭在他脑袋上揉了两下顺势滑进他的衣服里颇有侵略性的摩挲他颈侧的皮肤,血族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惊得他哆嗦了一下"睡好了?人型冰枕抱着还舒服吗?"Tony眯起眼睛挑起他的小猎物的下巴想从那张淡然的小脸上找出一点别的表情,尖锐的牙齿已然搭在唇边,松木般清澈瞳色也变得赤红妖冶……却很漂亮。一切迹象都表明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正准备摄食的血族。
     
        没有预想中惊恐的尖叫也没有惊慌失措的窜逃,人类少年依旧是那副安静温驯的样子,明明害怕的瑟瑟发抖却倔强的不肯逃开,冰蓝色的眼睛隐在颤动长睫之后看不清神色,微微发抖的声线像是问候早晚安一样寻常的语气"托您的福睡得不错……希望您早餐吃的舒心"

        你看,这不是很正常的相处方式吗?他只是在做一笔划算的买卖,这么温驯听话还会做家务的移动血源到哪儿去找?

        但子爵并没有对着那个白皙的脖颈咬下去,他把这归咎于欺负小孩子没有成就感以及自己对食物的挑剔"我不吃生病的猎物。"子爵把少年的衣服往上拉了拉用被子把他裹成一只粽子"更何况你还太小了,吸血鬼的泽食标准是年轻男女。"

        至于少年骤然亮起的眸中是否藏着什么别的情愫子爵大人现在并不想去考虑,他现在只想抱着自己的小家伙再睡一会儿。"把药喝了。"子爵指着床头那个做工有些粗糙木杯——医生送的,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子爵用高脚杯来盛感冒药。Jarvis捧起木杯一脸狐疑的望着里面荡漾着的深棕色液体,皱着眉小小的尝了一口确认了一下这的确是普通的感冒药而不是什么奇怪动物的血液之后小口喝光了杯子里药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苦涩,熬药的人贴心的放了许多糖进去。"谢谢您先生……"少年望着恢复正常的血族鼓起勇气问道"请问这附近还有别的人类吗。"
 
        "也许有吧……不过除了给你治病的Banner医生我不认识别的人了。"子爵并没有告诉Jarvis不是所有吸血鬼都会好好对待奴隶的。"……你想要个朋友?"子爵回想起人类那套群居理论发现自己的小孩除了下山买东西之外几乎从来没有跟其他人类接触过。他在满足占有欲的同时也不希望他的Jarvis闷成一个小傻子。"你想见见他吗?"少年淡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希冀,就连语调也轻快了起来"可以吗先生?"子爵忽然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爽,但他答应过的事情从来都不会食言"等你病好了我可以带你过去,至于现在——"子爵把那个毛绒绒的小脑袋塞回被子里"睡觉!"

         先生你身上好冰啊QwQ……

        Jarvis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面前的衣柜,面对着满满一柜闪亮亮一看就贵的要死的衣服有些发愁,最终还是选了一套相对低调一些的藏青色小礼服,黑色小皮靴踩在地毯上几乎没有多大声音。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年似乎是长高了一些,精神上也比从前好了许多,眉宇间少了几分阴郁多了点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俏皮"Sir,我穿好了。"少年有些局促的扯了扯系歪的领结"我可以带几个苹果给医生吗?当做是谢礼……" "当然可以sweetie~"子爵弯下腰熟练地帮少年整了整领结,Jarvis穿西装很好看,他的眼光从来不会出错的——子爵用余光看着少年选了几个色泽红润的苹果小心的抱在怀里,一边感叹人类的礼节真是有趣又麻烦。他也有朋友,血族之间的礼尚往来梗简单粗暴一些,血液就是最好的礼物了……说起来人类不就是这种麻烦而有趣的生物吗?子爵冲着Jarvis招招手,随手解下自己的紫水晶袖口别到Jarvis的衣服上。很没必要,Bruce又不是吸血鬼,他不用有的没的宣告主权,不过他乐意。

        这样才像子爵城堡里的人。

        Jarvis在医生的小木屋门口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人回应,于是子爵再一次轻车熟路的拆了医生家的门,并从一堆乱七八糟的羊皮卷下面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饿晕了的医生挖了出来。"废寝忘食的科学怪人,这家伙偶尔就会这样的。"子爵习以为常的把医生扔在沙发上,自己熟门熟路的从柜子里摸出半瓶杜松子酒来"Bruce我们来看你啦~" "你有本事先放下我的酒Tony……"医生没好气的揉了揉太阳穴,接过Jarvis递过来的糖水喝了几口这才反应过来屋子里还有一个人"你看起来好多了Jarvis"医生温柔的拍了拍少年的脑袋"很抱歉让你看见我这幅样子……你饿不饿我做点东西给你吃?"子爵大人差点把喝进去的酒喷出来赶紧把少年拉到自己身后"不行,你不能拿你手艺毒害我的Jarvis,你做的东西连后山的狼都不吃……看什么看没人能认出你做的东西是食物——"看着脸色有点绿的医生子爵大人一手攥着酒瓶一手拎着Jarvis想着一会儿跑路。"您看起来很累的……不如食物的事情交给我……可以吗先生?"人类小心翼翼的看向血族征求着他的同意。

       "……你们随意,我有酒就好了"子爵今天似乎格外的大度,他放开Jarvis由着他颠颠的跑进厨房,无视了医生探究的表情随手拿起一个烧杯倒酒喝"别那么看我,Jarvis提出要过来的,至于他的手艺我虽然没尝过但好歹还看得出是食物——"Tony没有说谎,他虽然很少看Jarvis做出什么花样来但确实看起来还不错,但Tony不知道的是Jarvis只是因为觉得自己一个人吃饭不用做的那么丰盛才每次只做一样的。所以当子爵发现他的小储备粮忙里忙外的端出了好几样自己没见过的食物之后脸色就开始不那么好看了,更别提Jarvis和医生两个人类围着小桌子边吃边聊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完全把他这个主人丢在一边了,血族十分不爽的坐在沙发上啃着烧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被少年的笑声吸引,人类钴蓝色的眼睛里带着夕阳最温暖的颜色,是他这些天里最发自内心毫无芥蒂的笑容。

        算了……随他吧。

        那天年轻的血族子爵罕见地在别人家的小房子从下午呆到黄昏。直到Jarvis自己也惊觉星斗初上早已经过了Tony说的'一小会儿'的时间,但血族似乎并没有多少生气的意思,少年总算是悄悄地松了口气。在医生的目送下慢慢的往回走。子爵脚步的很快,Jarvis几乎要小跑着才能跟上,少年捧着刚刚在路上摘的一小束淡紫色的满天星怯生生的跟在血族身后却不想他一个转身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送我的?"子爵伸手抽走少年手里的小花完全无视人类的意见"嗯,挺漂亮的。"

        "您……生气了?"

        "我哪有那么小气。"

         您有啊!还我的小花花!

         看着倒很配瞳色...Tony撑着下巴视线在吧台上的水晶细颈瓶上飘忽不定,精致的花瓣在暖橘色的烛光下氤氲出极淡的清甜香气。他的小家伙今天也格外安静,穿着白色睡衣窝在炉子边翻阅羊皮卷的样子倒像是世界上真有天使这个教堂里的物种。"Jarvis……早点去睡,今天本来回来就晚……"血族顿了顿把后面那句"其实你有什么话也可以跟我说"咽了回去。天杀的他有什么必要吃老邻居的醋?!

        "好的先生。"少年乖巧应了一声合上手里的书恭敬地给血族道了晚安,血族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仿佛对一切都没什么兴趣,城堡里依旧安静的只剩下杯子里碰撞的冰块的声响,那双眼睛飘忽着似乎从来都没有落在他身上『终究不是自己应该奢望的吧……』"晚安先生……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刚才还榨了石榴汁,用地窖里的冰存着,书上说即使是血族饮酒过量对于身体机能也会有所损害……"血族沉默了片刻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少年的眼底闪过一点小小的失望"祝您好梦先生。"

        "下次一个人做东西吃也认真一点——"血族的声音突兀的从身后想起,Jarvis错愕的回过头正对上血族焦糖色的眼睛,在石榴汁的映衬下格外的好看"别以为你把自己饿瘦了我就不会咬你——"

         "谢谢您,先生。"

         ……别以为笑的好看我就会随随便便的原谅你。

         城堡里再一次恢复了宁静,子爵靠在吧台边上晃了晃盛着石榴汁的高脚杯,有点太甜了,习惯了刺激性液体的神经慢悠悠地不肯分析出摄入物的具体信息。他只好蠢得像个人类一样让它们在舌尖上稍作停留,适应后味道意外地不错。他就这样自斟自饮地消磨完了大半夜的时光,Jarvis的气息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存在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侵犯也已经从一开始的略微突兀转变为了自然的一部分...甚至有点安心?

        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时子爵才猛然想起今天有点不一样。

        今天是Natasha那群家伙固定的聚会日。

日常带Sir @温凉凉和热冷冷

@poker 没什么营养的一章_(:з)∠)_

评论(5)

热度(105)